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文章阅读 > 友情文章 > 正文

你是秋天的夏天

作者: 清荷淡淡2013/09/30友情文章

浅优拉着这个男人到我面前告诉我这是他未婚夫的时候,我已经不似她以往的每一次告诉我她换了男朋友那般惊讶之余揪着她的耳朵滥骂几顿泄气了,我仔细瞧着眼前这个衣着得体,五官不算端正,却给人一股稳重踏实感觉的男人,我和他握手,我说:"谢谢你".

我记得很久之前,那是十年之前的事情了,那一年的我们才刚刚从小学六年级的笼子里放出来,告别了"孩子"的称谓,初中正是我们青春期发育的萌芽期,不论是我们的身体,还是我们的想法,渐渐地都发生着变化。对所谓爱情憧憬的探究也在这样的氛围之下越发的浓烈,于是我们都想要去碰触那种温柔,因为小说里都说了,那是一种只有自个儿明白却言传不了的奇妙感觉。

浅优是我到了初中才认的死党,小学的时候我是老师手掌里呵护着的尖子生,对于"坏孩子"浅优,只能是眼近速逃的。初中的时候浅优的爸爸利用关系把她送进了尖子班这座"牢笼",并且兜兜转转的成了我的后桌。奔着原来是同校的缘故,老师受浅优家长所托,让班里的尖子生多多"照顾"她的学习,而我,变成了这不二人选。

直到有一天我变得和浅优一样,在漆黑的夜里点燃着一根520,猛吸一口然后浅浅地突出一圈一圈的袅袅云烟的时候,我对她说:刚坐你前面的那段时间我天天在夜里哭。她回一句:你现在不哭了!是的,现在她即使给我一巴掌我也不哭了。因为她确实给过我一巴掌,从那之后,我再没有流过泪,直到今天。

"德性!就为了一男人,你哭得比花猫还丑。"浅优走到我面前幽幽地说着。我不理会她的嘲笑,我知道这是我自己的事,别人从不懂得,更不会关心。我使劲地抹着止不住的眼泪,往回走。"唉,我说,你一尖子生拍拖,就不怕老师知道了呀?"浅优继续取笑着我,我回头,狠狠瞪了她一眼,"和你没关系!"

事情发生在一个下了课的傍晚,兰宁跑到我的教室当着老师和同学们的面打了我一巴掌之后冲着我喊:"符千夏你就是个贱人,袁浩不要你了你还一直纠缠不清!"我顿时感觉到无颜面对所有人,不理会同学们和老师惊讶地眼光,我红着眼眶冲出了教室。也许是所有人都被"尖子生符千夏拍拖"这一消息惊住了,老师竟也没有追着出来,倒是浅优一路追着过来,在操场的乒乓球台前终于截住了我,"符千夏你跑什么跑呀,人家打你了你不会打回人家啊,平白就让人给欺负了。"浅优拉住我使劲地呼吸着。我不理会,只是一直哭着停不了,我从来就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就是袁浩,也只是顺其自然的就在一起了,大家都没有表白,就这么自然的呆一起了。然后直到兰宁的突然到教室胡闹,我终于受不了。然后就发生了上一段对话,在我说了"和你没关系"之后,浅优转过我的身体,给了我一巴掌,"你觉得这样疼吗?"我木讷地看着浅优,我觉得一定是我疯了,或者她疯了,她凭什么打我?!

也就是因为那一次的单独对话之后,我和浅优就"好"上了。然后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身为"富二代"子女的浅优如此的离经叛道,父亲的第三任妻子其实年纪也就和浅优姐姐一般大,面对家里的人,没有丝毫的温度有的只是与金钱挂钩的冷漠。渐渐长大的浅优慢慢懂得了自己的母亲只是因为旧社会时期和父亲定下了娃娃亲才结的婚生的她,在她母亲之前其实父亲早有了姐姐,那个从来不和她说话的长姐,浅优刚到那个家的时候所有人都盯着她瞧,那时候还是二妈当家,她就说了一句,"那个你叫浅优啊,你来了就来了,想走就走,但是你爸爸的财产你可是没有份的喔,全都是肚子里的小弟弟的",那时候的浅优才六岁,懵懂地点点头,而在七岁的时候,二妈因为七个月生出了死胎,差点还丢了性命,奶奶觉得晦气让她离开这个家,父亲给了她一张纸之后二妈了呵呵地悄无声息地走了,从此浅优再没见过,直到现任的秦太太"上任".而此时的浅优早已明白,这个父亲是父亲,母亲不是母亲。

家庭环境对孩子的成长太重要了,也许是因为这样的环境下,浅优从来就不相信所谓的爱情,在高中情书泛滥的季节里,本就天姿难掩的浅优更是追求者众多。其名曰"男朋友"的朋友,浅优更是随手即可拈来,在中学的世界里,她就是男人堆里的"王",她让谁快乐就让谁快乐,让谁悲伤就悲伤。我看着她手握情绪大权主宰着一切,也看着她在一个又一个的深夜里痛苦醒来抱着我狂吐,我看着她白天穿的风光靓丽,深夜里孤独得可怜。"符千夏,这个世界上只有你在乎我。"她抱着我一遍又一遍的强调,我只能握着她的手,拍拍她的后背,我明白得很,她害怕失去,更害怕失去了我。而我,早已下定决心,这辈子,都不会离开。

浅优的婚礼上我唱了一首歌,名字就叫《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我哭了,唱完了,她也哭了,然后妆都花了,她怪我,"你怎么能在今天让我哭,丑死了!",我笑了,我们俩抱着都笑了。

更多友情文章

猜你喜欢

更多友情文章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