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文章阅读 > 友情文章 > 正文

那些青春的碎片

2012/07/18友情文章

有些人、有些事,我们记得也好,忘记也好,他们都深深地潜伏在我们的灵魂深处,在偶尔的交汇中展露峥嵘,狠狠地被这记忆吓一跳……比如青春。大学时代亲如姐妹的老同学到本市学习,今天终于有时间匆匆一会。

她还是那么穷讲究,化着妆、穿着正装、染过色的长卷发一丝不乱地来开门,只是,那脸老成一个老太婆样了!我还是那么不讲究,素面朝天、一身休闲、七年一烫的小短毛胡乱地覆满脑门地破门,只是,满脸的婴儿肥还没长出明显的褶子。翘脚,渴了,想喝老同学泡好的茶,先集中目力观那杯沿,疑似有点点黄,于是忍着,回家灌水。一小时的时间里,身为某省城市管干部的老同学居然一直在聊职场,从这个单位聊到那个单位,从这个长聊到那个长,官场中的女人真是不易!

领进家门,老同学开始聊老公孩子了。想必还是家庭场景更让人放松,可见,要想拉拢关系,得上家里去。

老同学在房间里走来踱去,我忙着给她介绍我的花们、鱼们、龟们,她嘟囔:“你家里怎么那么干净呐?它们吃什么啊?你怎么那么有闲心呐?这个架子你怎么买到的?”拨通同学老公电话,那个壮年就双目失明的名牌大学硕士生导师问:“你为何要调到这个城市?”数不清有多少人问过我这同样的问题。我回答:“为了自由,我讨厌忙得没有自由的工作。”那男人在电话那端斟酌。放得下江山,自然走得出红尘,我只要我所想珍惜的。约他等我恢复自由身了把他搬下楼,领着他玩,他居然一口答应。要知道失明6年以来,他从不下楼,也拒绝下楼,哈哈!

晚饭时,黄瓜和老同学对质般地聊着当年我们女生宿舍的那点子事儿,那些名字,那些一个个来来去去的男生的身影清晰如昨。老同学说:“我那时尽给你当灯泡了,当时人家给你打开水,随便也给我带上,我就想我又沾你光了!”我说:“那谁谁谁不是追的你吗?我才是灯泡哪!”一个个男生名字跟她对,她全不认为这些男生跟她有半毛钱关系。我说:“不对啊!那谁谁谁后来找的老婆可真像你!”她开始认真:“可是我那时傻得啥都不懂。”啥都不懂你还一场接一场地谈恋爱?还不惜为情自杀!我俩能到底谁啥都不懂啊?黄瓜为我辩解:“她那么厉害,没人敢喜欢她的!你这个样子是很多男生都喜欢的!”我开始在心底狂笑,男人的虚荣心也是海底针。

饭毕,黄瓜带小妞先走了,我们俩慢慢地踱回家,一路聊着她的丈夫和以后。过马路时,有汽车忽地斜插而过,我下意思地伸出食指、中指,朝她手心伸,她毫不犹豫轻轻捏住,我当即浑身一震!刹那间想起20多年前的我们就是这个经典动作!我伸出两指,她捏着,一路摇着、晃着我的胳膊,走在校园的角角落落。

此生,这个动作只有我和她才拥有过!而日后的恋爱,我的手掌都只是被严严实实地包在另一只手掌里。

原来,有些记忆一直没有被遗忘,有些人一直没有被离开,比如青春……

更多友情文章

猜你喜欢

更多友情文章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