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文章阅读 > 爱情文章 > 正文

来生不见君

作者: 心沉于海__2015/10/23爱情文章

覃老爷子甚是重视这场婚礼,大宴摆了三天三夜,他也应付三天三夜的客人,直到第三天夜里,荏丞才醉醺醺的进了房门,我一把接住他欲倒的身体,将他拖到了床上,认识他三年来,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如此失控的他,内心不免颤动了一下。

“倾儿,你真美。”他抚着我的脸颊,呢喃道,酒气撒了我一脸,我应和着他,将他身上吐了一身的衣服脱掉。

我从未想过,表面冷冰冰的荏丞会有如此柔情的一面。

在我发愣之时,他忽然坐起身,一双桃花眼微眯,抓住了我的手腕,“倾儿,你可怪我?”

我直视着他通红的眼睛,“怪你什么?”

他皱了皱眉,凑到了我唇边,轻轻吻了一下,又呆愣的看着我,再理智的男人喝醉了都这模样吧,我不打算和醉酒的人聊天。

我继续帮他脱鞋,由于拔他脚上鞋子的力气太大,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哈哈大笑起来,随后好似想到什么,又收敛了笑容,我看着他欲笑不笑的模样,踹了他一脚,他笑了起来,跳起来捉住了我的手,将我困在床第之间。

我挣扎着说,“荏丞,你醉了。”

他哪里管三七二十一就开始胡乱作为,我只能硬着头皮忍受着他身上的醉意,最后,连我也醉了,只听得他说着,“韩倾,对不起。”

那时我以为他只是在对他的粗鲁道歉,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他不过是在为以后无数的过错而感到内疚。

翌日清晨,我醒来时,他已经穿戴好一切,手里捧着冰糖燕窝粥,见我睁开眼,他轻咳了一声,将那粥端到我跟前。

看着衣冠楚楚的他,不禁让我质疑昨晚如狼似虎的可还是他?他好似看穿了我的想法,脸有些微红,“你倒是起不起?”

知他遮掩,我也不拆穿,便匆匆撩了被子去接他手里的碗,奈何他轻巧的躲开了,“你吃,我喂。”

多简单的四个字,却将我的一生锁进了他的温柔之中。

更多爱情文章

猜你喜欢

更多爱情文章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