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文章阅读 > 爱情文章 > 正文

真爱无泪

2012/08/15爱情文章

整整一年,没有白痕的消息。

匣子期盼的眼睛每天都停留在窗外的那条街道上,街道没有修平,下雨的时候坑坑洼洼,白痕用自行车带着她走过无数次,每次都说:“小丫头,坐稳了,别乱动。”她伸手扶住他的腰的时候,会有触电的感觉。白痕说:“别乱摸哦,男女授首不亲哦。”她害羞得松开,他又说,不扶住的话哥哥不能保证你的安全哦,她又死死地抓住他。但是一年前她没有抓住他,他走了,离开了这里,离开了爱他的人们,因为如岚的死,使他不能承受,但是她始终坚信他会回来的,始终坚信着。

升腾起来的寒意席卷着这个城市,匣子呼出了一口热气,她真希望冬天快点离去,一个明媚而充满生气的未来赶快到来。

超市里比平日拥挤,匣子买了很多东西,有自己喜欢的,陈志喜欢的,还有白痕喜欢的。她的手拿起了如岚喜欢吃的土豆片,眼睛停滞在那里,如岚和她曾经一口气吃了十包土豆片,可是,现在她只能在天国里回忆这样的甜蜜,而活着的人,只能流着泪继续生活,人生真是一场残酷而幸福的梦。

收银台前,收银小姐利索地收着票子,匣子呆呆地看着那些东西。她漫不经心地抬头张望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人,心里猛然一惊,再仔细一看,真的是他!可是他已经快走出超市门了,匣子第一个反应就是冲过去抓住他。她扔下东西,也不管有没有闯到人,更顾不了说着普通话的收银小姐的呼唤。跳出超市,她在大街上使劲地叫他:“白痕,白痕,你这个没良心的,你快滚出来!”她叫了很多声,引来了人们诧异的目光,但是那个人还是没有滚出来,匣子虚弱地往下蹲,眼泪直往下滴。“匣子”,她听到从背后传来的熟悉的声音。她慢慢地站起来回转身,脸上梨花带雨!“匣子,”他再次呼唤她,四目相对,仿佛经历了一百年的沧桑。她没有说话,一步一步地走进他,把头搁在他的胸膛上,抽泣起来:“你为什么不理我,你为什么不说一声就离开?”白痕伸出颤抖的一只手紧紧拥住她,“对不起,匣子,对不起。”他看见她的泪,心猛然地疼,想起了另一个人的泪,只想把匣子抱得更紧,不让她流泪。

匣子紧紧地握着白痕的手,听他讲一年来的生活:如岚死后,他去了深圳,现在在一家广告公司当策划员。白痕说,匣子,你为什么老抓着我的手,不累吗?匣子说,我不管,我绝不能让你消失在我的生命里。白痕用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摩了她现在的长发:“匣子你长大了,知道感情很思念了。”匣子在心里说,我十八年前就知道感情和思念了,那个时候想念你的笑和你从老家带会的土特产。“白痕,你还在想她,对吗?”她问。“是的,我想如岚,我对她有一份嵌入生命的感情,对你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感情。”白痕说完叹了一口气,那些往事攸然串到他和匣子的心尖。

匣子和白痕认识了十八年,青梅竹马了十八年,白痕把她当做妹妹,也当作哥们,匣子从小就只叫他白痕,他叫匣子叫疯丫头,因为她是一个活泼的女孩。匣子和如岚是三年的同窗,好得穿一条裤子。那次匣子把如岚介绍给白痕认识,白痕眼睛都直了,因为如岚很美,那种美不是明艳而是清丽,如岚温柔得像一朵空谷幽兰,让人尘念竟绝,浊气顿失。白痕自恃甚高,但对如岚怎么也忘不了,那天夜里,他一直在想她的笑,后来他终于得到了她的爱情,她给了他含情脉脉的眼睛。白痕和如岚说匣子是他们的红娘。匣子撇撇嘴,心里说,我才不做什么红娘,我是陪了夫人又折兵。看到这对壁人,她又忘了自己的伤心,毕竟,她对他们有深深的感情。白痕看如岚的眼睛告诉她,他深爱着如岚,可能是几辈子。整个假期,三个人都待在一起,白痕多才多艺,一会儿画漫画,一会儿给他们讲天文地理,一会儿又拿起吉他弹《白桦林》,歌声与曲声轻舞飞扬,震撼着年轻的心灵。白痕偶尔也对匣子说:“匣子,你怎么喜欢当灯泡啊。”匣子立刻反驳道:“真是狼心狗肺的东西,过河拆桥啊。我就要当灯泡,你这么坏,不能让如岚单独待在你身边。”两个人又说闹了一番。如岚总是面带微笑地看着他们闹,匣子总是把所有人逗得哈哈大笑。匣子也会借故离开一下,她偷偷地看见如岚的脸红得像玫瑰,轻轻地靠在白痕的肩上,白痕低头轻轻地吻了她。匣子的脸也红了起来,“狗男女,”心里骂道,my god,我的故事什么时候开始啊?脸上又一片红潮。

老榕树掉了几次叶子,小榕树长高了一大截,被年轻和激情浸泡着的人们为着理想奔忙。匣子上了大学,白痕中专毕业在一家工厂当技术员,岚也在读中专。匣子在假期也不和他们一起玩了,人大了,有块大脸的,也不能老当灯泡,她想,水到渠成,等着吃喜糖吧。

大四假期的一个夜里,风很大,匣子听到敲门声。白痕有气无力地站在门口。“怎么啦,白痕?”“匣子,”他眼睛里有泪。匣子吓了一跳,把他拉了做在椅子上,他很虚弱,拉着他的手匣子知道。“白痕,”她唤他,“匣子,人生真的很残酷,人是一种脆弱的动物。很容易被击倒,一时之间,什么都可能消失。”匣子不停地追问,白痕哽咽着说:“匣子,我今天才知道,我不是我爸爸妈妈亲生的。”他话一出口,匣子也呆了。“匣子你知道吗,我今天喝了很多酒。我和如岚不能在一起了,一辈子都不能在一起了。”他的眼泪又掉下来。“白痕,别胡说,谁也分不开你们,我知道。”“匣子,我昨天去找如岚,他爸爸说不许我去找她,说如岚有对象了,不能嫁给我这样一个穷工人,如果我再去的话,他就用斧子下我一条腿。”白痕说。“你怕他做什么,只要如岚爱你,和你在一起就行了。”匣子安慰他。“匣子,今天是我生命中最灰色的日子。我翻到了我的抱养证,还接了如岚的电话。”“是吗,如岚怎么说呢?”匣子问。“她哭了,哭得很厉害。她说她爸爸不会让她和我在一起的,她爸爸有心脏病,她不能刺激他。最后,最后,如岚说,白痕我们分手吧,我对不起你,来生我们在一起。”匣子听着,觉得心情很沉重,她知道白痕现在很难过,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她只说了一句话:“白痕,你要坚强。”白痕离开的时候,匣子觉得他的背影是那样的孤单,心里有痛痛的哀怜。在不经意间,一个原本快乐的人竟要承受很多的无奈,白痕这样坚强的男孩也会流泪,她真的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人生是什么样子。

匣子给如岚打了电话,但是她父亲每次都说她不在。匣子听如岚说过,她母亲因为没钱治病而早早离开人世,所以她父亲一定要把她嫁给有钱人。匣子开学了,她带着担心离开了这座城市,她很想改变什么,但是她知道自己那样无力。终于盼到了假期,回到家她妈妈首先交给她的是如岚的喜帖。遗憾,新郎不是白痕。匣子到了白痕的家,她在门外听见了那首《白桦林》,还是那样的轻舞飞扬,但歌声有很多里有很多忧郁和沧桑。“匣子,你来了,大学里好玩吗?”白痕问。“白痕,你痛吗,痛就哭出来,好吗?”匣子来到他的身边,轻轻抱住他的头。“匣子,我痛,但是我不想流泪。真爱无泪,曾经爱过,一直爱着就是满足。”匣子听着,觉得自己却想流泪。白痕说,匣子,我们为如岚弹一首《祝福》吧,他弹了起来,匣子也跟着唱,泪水始终在两人的眼眶里打转,但是始终没有流出来。匣子佩服白痕,他竟然去参加如岚的婚礼,回来以后还给她讲如岚那天怎么漂亮,像仙女一样。

匣子毕业后回到了这座城市,他们三个人,都过着云淡风轻的日子。匣子也把如岚请到家里来玩,让白痕和她见个面。如岚每次离开的时候眼睛是红红的,她嫁了一个副厂长,但是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她不快乐。白痕也是一脸的忧伤,他对匣子说,如岚不幸福的话,他不会快乐。突然惊喜来临,如岚有了孩子,匣子说自己要当孩子的干妈,他们笑她不害臊,姑娘家当什么干妈。白痕说,他只想当呵护他们母子的人,说的时候让匣子和跟着感动。

一个冬天来了,匣子在家里上网。接到了一个电话。“你好,是匣子姑娘吗,我是如岚的爸爸,她,她难产,在人民医院,血流多了,快,不行了,要见你和白痕,请你们一定要来,求你们!”匣子不知道怎样放下电话,往外狂奔。人民医院,白痕和匣子使劲往前奔,脚步沉重,心也沉重,匣子很害怕白痕倒下去,如果真的失去了如岚,她不知道白痕会怎样。如岚虚弱地躺在床上,脸色白得像纸。“如岚,如岚,”他们急切地呼唤。如岚睁开了疲惫的眼睛,看见他们,露出了一丝笑。“白痕,匣子……”白痕抓住她的手,“如岚你听我说,你一定要坚持下去,你不会有事的,我陪着你,你不会有事的。”如岚伸出瘦弱的手,此刻她再也不管什么了,她抚摩着白痕的脸,“白痕,我爱你。”眼泪从她的眼角流了下来。白痕将她的手紧紧地贴在脸上,激动地说:“如岚你不要离开我,我说过要带你去神女峰,带你去看最美的月亮。”匣子觉得自己鼻子酸酸的,难过得要死。“白痕,我…去…不了了,……你带匣子…去。”当“去”字说到一半的时候,她的笑容凝固了,一秒种后,一滴泪流了下来,几秒钟后,手锤了下去!匣子看见白痕抱着如岚使劲地摇着,呼唤着,他最后的一声“啊”,让所有人流泪。匣子看见另一张床上躺着睡得恬静的孩子。可怜的孩子,在一分钟前失去了自己的母亲。她把孩子贴在胸前,眼泪流了下来,他太小了,小得还不知道如何承受生离死别,也不知道情为何物,悲伤为何物,上天,实在是太残忍了。

几天后,白痕消失了,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直到今天,握着他的手,匣子才能感受到他的真实存在。“你知道吗,我很担心你,打了很多电话,问了很多人,贴了很多寻人启示。”她想到这里,觉得心里一酸。“匣子,”白痕轻轻地把她拥在怀里,他也想告诉她,离开她的时候他是多么想她。但是他问的是:“匣子,陈志和你怎么样了,他是个好男孩,我看得出来。”“还好吧,白痕我想对你说一些话。”匣子说。“恩,你说吧。”“白痕,我对你也有一份嵌入生命的感情,对陈志和如岚有一份难以割舍的感情,你明白吗,无论你去了哪里,我都会等你回来,也会永远温暖你。”匣子说着,眼睛里有泪花在闪动。“匣子,我知道。”白痕说,“但我不能让你流泪,不能再让爱我的人流泪。真爱是没有眼泪的,只有幸福和满足。”他把她贴在胸前,从没有这样过,但是今天,他要抱着她,他不准她说话,只是静静地抱着她,匣子在他的怀里睡着的时候,他低头轻轻地吻了她的唇。

天亮了,一缕柔光盖在匣子的身上。匣子醒了,她没看见白痕,她知道他走了,匣子听到手机有接收信息的铃声,打开一看,是这样的:

匣子:

这次回来,其实就是为了你,你在等我。匣子,我还会回来的,我要带你去神女峰看月亮。但是我还要考虑,该不该放弃你,不想让你流泪,哪怕是一滴。真爱是没有眼泪的,只有满足,你一定要记住,不许哭。

亲吻你的白痕

匣子伸伸懒腰,笑了。白痕会回来的,他亲了她,证明也爱她,尽管可能只是给她一个角落。她想起《一生有你》这首歌的歌词:“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的容颜,可是谁能承受岁月的变迁,多少人在你的生命中来了又回还,只要有你一生我都陪在你身边。”生命,现实设置了重重悲哀,但坚信有爱,就能够穿越桑田沧海。匣子想,她要努力让自己生活得更好,为爱而快乐着。真爱无泪,只有幸福和满足,白痕说得对。

更多爱情文章

猜你喜欢

更多爱情文章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