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文章阅读 > 爱情文章 > 正文

不曾牵手的爱

2012/08/11爱情文章

题记:

一生何求,常判决放弃与拥有,没料到我所失的竟已是我的所有。这曾是我最爱的一首歌。我没料到的是,陈百强的这首《一生何求》,竟会成为我爱情路上的真实写照。

峰是我高中的同学,小我两岁,中学时个子矮矮的,还没我高,大家都叫他弟弟。

我因为轰轰烈烈的初恋荒废了学业,两年后才又拿起书本,考了一所师范院校,和峰在同一个城市里。

见到峰的时候,已经是开学两月之后了。我始终记得那个深秋的午后,下了一场雨,温度骤然降低,因为来的时间短,没多少相熟的朋友,百无聊赖,我就蜷缩在被子里蒙头睡觉。迷迷糊糊的听见一个声音说:“请问菲儿在吗?”

我有些惊异,想不出来谁会找我,赶紧坐起来。睡眼惺忪地看到门口站着一个高高帅帅的男孩儿。一时间我有些迷惑?找错人了吧,没等我明白过来,他已经看见了披头散发的我,三两步走到我床边,开口调侃:“还是这么懒,就知道睡觉。”

熟悉的声音和语调唤醒了我的记忆,我一下子从床上跳下来大叫:“峰,真的是你吗?你怎么刚来看我?你怎么长得这么高了呀?”

他把手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指了指还在睡觉的舍友小声说:“我去楼下等你,我们出去玩。”我笑,他还是这么细心。

匆匆梳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换上长袖体恤和牛仔裤。我飞快的跑了下来,空气凉凉的,我感觉神清气爽,多日的郁闷一扫而空,有朋友陪,真好!

他看看表,2点。转头问我:“吃饭了吗?”我笑:“你问什么时候的?”他板起脸,“几顿没吃了?”“没有啊,”我巧笑嫣然,“昨天半夜跳完舞,还吃了一袋方便面。”他叹气,“你怎么就没改呢,很伤身体的。一个人在这儿,总要学会照顾自己呀。”忽然想起中学时学姐学兄对我无微不至的呵护,眼睛就涩涩的,在这里我是大姐了,可我还是不会照顾自己。恰好就走到一家饭店的门前,峰止步,“我刚实习回来,发了点补助,让你好好吃一顿。”我摇头,“我就想吃一碗热热的拉面,多放点牛肉汤,加点辣椒。至于你的补助,留着多请我几次就是了。”

那时候我们都很穷,最常去的就是这种小餐馆。而那天的那碗面带给我的是孤独的异乡有亲人守候的温暖。他为我拿醋拿蒜拿辣椒,然后就静静的坐在一旁看我吃得津津有味,我心里暖洋洋的,全然忘了他已是大三的学兄,而不是中学时候坐在我前排的小弟弟了。

从此开始,峰在每一个周末都会出现在我们宿舍里。他那么久没来看我的原因是他外出实习,根本不知道我在本市上学,回来后听老乡说起,第一时间就赶到了我们宿舍。之后的那个冬天真是阳光灿烂,我坐在他旧自行车的书包架上,转遍了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大大小小的公园,有相熟老乡的高校,批发街,旧货市场,都是我们经常涉足的地方。每次我口渴了,他就赶紧拿一瓶酸奶给我,说又有营养又解渴,其实就是为了不让我吃冰淇淋。在他的呵护下,那个冬天,我脆弱的胃居然一次也没有痛过。饿了,我们就就近找一个干净的街边摊,吃一碗热腾腾的混沌,外加两个荷包蛋。有时候,他会为我买一穗刚出锅的嫩玉米,看我啃到满脸玉米渣,再笑着羞我的脸。每次有人问起他,我总说是我弟弟,他就笑笑,并不辩解。这让我很安心,初恋失败的阴影是巨大的,这种纯纯的姐弟关系是我最好的避风港湾。

很快就到了他的生日,那时候大部分男生女生的脖子里都围着一条手织的毛线围巾,窄窄的,放在外套里,显得斯文又大方,成为一种潮流。很偶然的看见一种深红颜色的毛线,就觉得配着他的黑西服和白皙的脸,一定很和谐。于是就买了回来,花了三天的时间织成了我的第一件手工成品。有些粗糙,可很温暖。当我作为生日礼物把围巾交到他的手里时,他的惊异是可想而知的,没有人想过我会有耐心做这样的事情,所有的人认为我天生是为浪漫而生存的,唱歌跳舞,写诗作文,才是我的本色,我给了峰一个大大的意外。围巾戴在他的脖子上,效果和我想的一样,我感到由衷的快慰。我没有注意到峰的眼神里除了惊异更多的是感动。

偶尔,我也会在周末去他们学校玩,听到我来了,就有老乡过来凑热闹。同学涛一脸坏笑,“菲儿呀,峰来了两年了,星期天不是睡觉就是泡机房,自从你来,我周末就再也没看见过他的影子了。”我坦然,“那怎么了,谁让他是我弟弟呢。等他有了女朋友,我就不带他去玩了。”

日子就这样简单而快乐的过着,春天来了,我们一起去爬山,去划船。在山上,我总是挑最险的路走,他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提心吊胆的跟在我身边保护我。我纵情的疯,不理会他的无可奈何。那个年纪不知道什么叫疲惫。那时候还没有蹦极,最惊险的游戏就是急流勇进,船笔直地向下冲的那一刻,我闭紧了眼睛大声尖叫,他尽量的护住我,让少一点的水花溅到我的身上。

在峰的百般呵护下,我度过了一年多的快乐时光。峰的存在对我生活的影响是巨大的。我和峰快快乐乐得出双入对,峰的优秀使许多想追求我的男孩望而却步。偶尔一两个试图以竞争的名义进入我的生活,可是没有一点机会。我所有的空闲时间都是峰的,快考试的时候,他会帮我整理我杂乱的笔记,包括讨论我不感兴趣的课程如何蒙混过关。他放纵我的得过且过,就只能自己想办法帮我,可他乐此不疲。

有中学要好的男同学哲在邻近的城市上军校,一直保持联系,借口四年级课程少,连续几个周末出现在我面前,用意显而易见。峰笑脸相迎,酒桌上见高下,哲目光暧昧,拉我的衣襟向我求助,我故作迟钝,不加理睬。不料峰早已看见,坚决地说喝酒是男人间的事,不许我搀和。几个回合下来,哲再也不出现了,甚至通了几年的信也不再写。我表示遗憾,峰大笑,“经不住考验的朋友,不要也罢。”

这件事让我清楚的认识到了一个事实?峰其实是个典型的大男人。

可我不愿意把他想得更清楚,我已经习惯了?他是我的弟弟。

转眼又到了元旦,元旦晚会上有我的甜歌做保留节目,峰自然要来观摩。可这之前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宿舍的大姐把我拉到一个僻静的角落,很神秘的问:“菲儿,你弟弟有女朋友吗?”我有些意外,可还是想了想说:“应该没有吧,要是有的话,他就不会有那么多时间陪我了。”“那么,元旦晚会的时候,你弟弟会不会来?”我很诧异,“他来不来有什么不一样呢?”大姐支吾了半天才说,“菲儿,你没看出来老四这些天样子很憔悴吗?”这我到真没注意到,我和老四关系一般,并且她也不是人见人爱的美女,我自然看不到她细微的变化。可是“就算她样子憔悴,干我弟弟什么事呀。你该不会告诉我,我弟弟非礼了她吧?”我的抢白让大姐面红耳赤,她狠拍我一掌,“死丫头,又胡说。”大姐叹口气,“其实我也很难开口,又不忍看老四这么痛苦,就和你实说吧,老四喜欢你弟弟,茶不思饭不想的,求我问问你,能不能给他们牵根红绳,其实我倒觉得你们俩挺般配的,可你总说他是你弟弟。明晚不是有老四的节目吗,你就远远的指给你弟弟看看,有意自然好,要无意呢,你也就直说,干脆断了老四的痴念头。”

大姐的话真的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意外,峰其实很少在我们宿舍逗留,倒是他带的水果呀,饮料呀,常常由大家分享。只有一次,峰路过学校来看我,因为不是周末,我恰好和同学出去吃饭了。大姐和老四就带着他,在附近一家餐馆一家餐馆的找。我当时还很感动,以为她们姐妹情深,爱屋及乌,对我的朋友才会格外好,没想到有这样的缘由在里头。

这就是一见钟情吗?

我还是答应了大姐。我知道峰是不会喜欢老四的,可是受人之托,总要终人之事,我们偶尔也会拿旧同学之间的牵牵绊绊开玩笑,我想峰不会介意的。

我永远都会记得那个改变了我们的生活的黄昏,天阴阴的,冷,象要下雪的样子。我和峰在街边散步,热热闹闹的开着玩笑,很自然的谈到晚会,峰笑我头上的蝴蝶花象蝙蝠,我顺势问:“那老四的头花呢?”峰有些不解,“什么老四?”“就是朗诵《我愿我是风》的那个呀,如泣如诉,催人泪下,你不记得了?”峰恍然,“噢,那个呀,我没注意。怎么了?”“她很喜欢你呀,想和你做朋友,你愿意吗?”“又拿我开心是不是?”峰故作生气的板起脸,可遮不住眉目间隐隐的笑意,连我都觉得我是在拿朋友的事开玩笑,想起大姐的嘱托,我忙收敛笑容,一本正经的说:“我说的是真的,她人很好的呀。”峰脸上的笑容在一点儿一点儿的消失,“菲儿,你真的这么想吗?”我忽然不敢看他的眼睛,转身去路边摘了一片冬青叶,漫不经心的说:“是呀。”“菲儿,你看着我说话。”他的语调是从未有过的严肃,我转头去看他,一瞬间我发现,他真的长得很高了,足有一米七八吧,我需仰头,才可以正视他。“菲儿,你是迟钝,还是装傻?”他的声音低低的,沉沉的。“我十五岁就爱上你了,你的笑容是我高中三年全部的阳光,可那时你总拿我当小孩子。我看着你轰轰烈烈的恋爱,只有替你祝福。我没想到你会再来到我身边,这真是上天对我的垂睐,我不想再错过。看到你渐渐习惯我的呵护,一天天变得开朗,我的心中充满了希望,我原以为你和我一样心底存着一份默契,一切尽在不言之中了。看来,我仍然是一相情愿呀。”他的语调几乎是在哽咽了。

我无法用语言描述我那一刻的心情,我几乎是震惊了。十五岁,那实在超出我的想象能力。可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对我的关爱,我是无法从心底抹掉的。我试图逃避爱情,以为友情的港湾可以挡雨遮风,可自己却迷失了方向。那一刻,我的伶牙俐齿忽然不知所综,我无言以对。

沉默。漫长的象一个世纪。一阵风吹过,我不禁打了个寒噤。峰没有象平时那样,赶紧脱下外衣披在我身上,只凄然对我一笑说:“天太冷了,我们回去吧。”说完,不等我回答,就转身大步向回走去。我寂寂的看着他风中单薄的背影,泪如雨下。之后的日子,他还是会在每个周末准时出现在我们宿舍里,可是我清楚的意识到我们之间的距离。我在他面前不再纵情肆意的大声说笑,象个淑女。他也不再随意的拉我的头发,拍我的肩,半真半假的板起面孔,象个绅士。我们都唯恐会在不经意间带给对方一丝一毫的伤害。我们几乎是在相敬如宾了。

很快就到了它的毕业分配,他面临选择?考研,留校,或者另谋出路。他单纯的个性其实很适合学校的环境,可我一直在说我早已厌倦了学校的生活,他毫不犹豫的放弃了考研和留校的机会。“菲儿,”他小心翼翼的问,“你们有毕业分配方案吗?是不是会分回生源地呀?”“现在是你毕业呀!”我不解。“如果是的话,我可以分回老家去呀,以我的学历,可以有一份高薪且稳定的工作,父母也希望我在他们身边。”我不知该如何作答,我分回去其实是一开始就决定了的。可我不敢给他任何承诺,我怕自己不能给他他所要的幸福,也怕会误他前程。迟疑再三,我终于说,“我已经爱上这个城市了,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留下来。”

我的一句话决定了我们的一生。

峰努力奔走,终于以他的优秀,找到了一份满意的工作,留在了这个城市里。

也许一切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峰离校的前一天又是周末,他来看我,从下午等到了夜里十点。而那夜,我毫无理由的留在了城东的姨妈家,彻夜未归。

我回到学校已是早晨7点,舍友告诉我,峰说会在宿舍等到我9点。

我久久的坐在床上,不知该怎么办。

8点,我把一封寄给他的信投进了邮筒,我花了一个小时写的信上只有两句话“峰,也许真的,我们已走的太远,已没有话题。就让岁月带走曾经的一切吧。”

9点,我忽然心痛如绞,我对自己说“菲儿,你不可以这样无情,为了他对你这许多年的感情,你该去送送他的。”

10点半,我历经一路塞车赶到火车站时,最后一班车十分钟后发车。我当时的样子一定很疯狂,我几乎找遍了所有的窗口,可是看不到他的身影,车就快开了,我几乎绝望。忽然就从背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呼唤“菲儿”,我蓦然转身,居然是峰提着行李站在我面前。“没有看到你,我无法安心的走,我好怕你会真的不来,怕我回来时候你已全然陌生。”峰的目光里满是深情,“我决定不走了,下车回去找你,可你居然站在车窗前!菲儿,你给我的惊喜,超过了两年前重新见你。”那一瞬间,我忽然发现,这个男人,这个深爱我多年的男人,已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我比他还害怕他这一走会一去不回。“那就不要走,留下来陪我。”我努力使自己巧笑嫣然,以掩盖自己的心慌。他笑着摇头,“看到你我就安心了,我会早去早回的,回来后天天陪你。”可是,可是那封信,我刚刚寄出的信,我如何收回?我如何解释?

车开了,我已没有时间解释,他笑着向我招手,大声说:“菲儿,等我,我会很快回来的。”

他的笑容灿若朝阳。

我泪落如雨。

为何要到无法挽留,才会了解你的温柔?

或许,这就是命运。

我命中注定得不到这个男人。

之后就是漫长的暑假,我在家中稍作停留,就又回到了这个城市,在一家广告公司打工。我和他近在咫尺,有时我会路过他的办公楼,总觉得一抬头就会看到他在窗口向我招手。可我不敢见他,我不知该如何面对他。我天真的想,等到开学吧,那时他一定会来找我,我或许可以当面向他解释清楚吧!

我等到的是一封异常简短的信。

菲儿:

让我再最后这么叫你一次吧!

也许命运只是和我们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可我当了真,并为此付出了我全部的心血。不过,你说的也对,岁月会带走一切,去了的,永远不会再来了。

我会永远为你祝福的!

我还能说些什么?既然他已作了决定。

剩下的两年日子,象是又回到了从前,孤独,寂寞,无助,我躲避所有男孩儿柔情的目光,而舍友总在喋喋不休的追问:“你弟弟怎么不来看你了?”常常一个人在街上走,每一条街,每一道巷,似乎都还看得见我们的足迹,听得见我们的笑声。偶尔会忍不住播打那个早已烂熟于心的号码,电话那头,他沉静地问:“请问找哪位?”听到他熟悉亲切的声音,我已哽咽不能言,任泪水肆意滑落。他一定猜的到是我,就不再问,也不挂电话,就这样沉默着,感觉着对方的呼吸,直到一两分钟后,我把电话挂断。

转眼就到了毕业,那时分配已倾向于自主择业,以我的能力,加上众多亲朋的帮助,留在市里实在不是一件难事,可峰已经不是我的了,留下来只会徒增烦恼,还是回去吧,在我亲切的小城里,我也许还会找回自己的快乐。就这样,我没做任何努力,毅然放弃了许多人梦想的留市名额,回到了小城。临行前,我还是忍不住播通了峰的电话,我对自己说:“菲儿,老朋友告别而已,不许哭。”他开口,还是例行公事的那一句:“请问找哪位?”我甩甩头,轻声说:“嗨”电话那头传来一声长长的叹息:“菲儿,两年了,整整两年了,这是你第一次开口说话,你还好吗?”泪水象断线的珠子一样滚落下来,我仰起头,忍住自己的抽泣,“峰,我要走了。”“走?”他的语气不再沉静“你要去哪儿?”“你一定忘了,我毕业了。自然是回老家。”“还回来吗?”他几乎屏住了呼吸。“不回来了。”我的回答简洁而干脆。“你说过你已经爱上了这个城市,你说过你会努力留下来,菲儿,你怎么可以失信?”峰的声音里满是急切。我刚刚止住的泪水又在大颗大颗往下落,峰你如果还在爱我,为什么从来不说?如果你早已决定放弃我,今日的挽留又是为什么?“菲儿,你在哪儿?”“火车站。”“等我好吗?我马上赶过去。”“不用了,车马上就要开了。”我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峰,我多希望,两年前,我根本没来车站,那样我就有机会把信的事情解释清楚,而今天,就算你来,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我就这样离开了,我想峰还是会来车站,希望会在站台上看到提着行李留下来等他的我,就像两年前他下车来等我。可我不能。一次次的误会,一次次的错过,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就算留下来,我又能保证什么?既然选择了放弃,我们就不要再给对方留什么希望了吧。就此别过,不是最好的结局吗?

回到小城,我很快便结婚生子。老公也是我的旧同学,一直拿我当妹妹疼,能最终娶到我,也颇觉喜出望外。我们的日子平静而美满。

偶尔也会零零碎碎有峰的消息,升职,加薪,买房,买车,只是总也没听说他娶妻。

转眼间一别已是8年,其实不见峰已有10年。很偶然的机会,我又独自来到这个城市,感觉已是沧海桑田。忽然脑海中就跳出那个号码,似乎播打它还是昨天的事,试着去播,居然通了。几经辗转,我竟然又一次听见了那句熟悉的问话:“请问找哪位?”我静静地笑了,10年也不足以改变一个人呀!我轻轻地说:“嗨!”片刻的静默。“你?不会是菲儿吧?”他有些迟疑地问。我忍不住大笑起来:“峰,我是菲儿,我就在这个城市里,可以见你吗?”

我终于又见到了峰,我以为10年的时间会很深刻的改变一个人,甚至会让一个人面目全非。可是事实上,十年的时间没有让我们有任何陌生的感觉,茶艺馆是个好地方,我们很轻松地谈天说地,聊别后的经历,聊旧同学。我告诉他我儿子已经上小学了,他惊叹。他告诉我他已经结婚了,只是没通知旧友。妻子不算漂亮,可恬淡温柔且很能干。也有了儿子,只是还小,不到一周岁。“我给他起名叫翼飞,希望他有一双会飞翔的翅膀。”峰很随意地说。我笑:“哈,岂不是重了我的字音。”忽然就觉得不对,翼飞?忆菲?是巧和吗?看峰的神色淡淡的,就又笑自己多心。

茶渐渐地冷了,我也该走了,就此别过,这次见面就会完美的无懈可击。我伸出手去,可峰推开了我的手。“菲儿,再留一下好吗?我想问你个问题。”我没有拒绝的理由,只好又坐下来。“我就问一句话,答应我别生气好吗?”峰欲言又止,我笑,“峰,我们不是小孩子了,不会说翻脸就翻脸的。何况,我几时生过你的气?”话说出口,我也不禁一惊,我的坏脾气是出了名的,可对峰,我真的从来没有发过脾气。“也许因为他比我小吧!”我自我安慰道。其实我明白,和峰在一起的所有时间,他都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我开心,不给我生气的机会。

今天,他冒着让我生气的风险,想问什么呢?

“菲儿,我想知道,从我们认识至今,你真的从来没有爱过我吗?”我努力保持自己脸上恬淡的笑容,“峰,这么多年过去了,谈这个问题还有意义吗?”他的目光直视我,“我很想知道,我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恋爱,是不是始终都是我一个人的幻想?”我把目光转向窗外,看着周围林立的高楼,感慨地说:“这些年的变化可真大呀!”峰轻轻的叹了口气:“看来我想的是对的了?”心又在隐隐作痛,一如多年以前。忽然就不想再掩盖自己,不想把心结再埋藏在心底,“峰,两年的时间,你从未和我联络,我以为你累了,倦了,放弃了,以为你长大了,成熟了,不再喜欢我的浪漫和幻想了。”峰瞪大了眼睛:“菲儿,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你忘了你的信吗?那么快收到你的信,我欣喜欲狂,以为里面装的必定是满满的思念,可你给我的却是当头一棒。”峰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我想,也许真的,你从来都没爱过我,甚至不希望见到我,你一直微笑对我,唯一的理由就是你的善良,你只是不愿意伤害我而已。而爱,是无法勉强的,除了放弃,我还有别的选择吗?”我无言,看他端起茶杯,就想叫writer换热茶,他阻止了我,一杯凉茶一饮而尽。“可我又无法忘记站台上你的依依不舍。我又想,你也许只是对我没信心,怕我无法给你一个温暖的窝,于是我努力的工作,想用丰厚的业绩,换你毕业时的展颜一笑,可你,没给我任何机会。”“你为什么不说?”“我没有机会,其实,几乎在每一个周末,我都会在你们学校门口徘徊,偶尔会看见你,一个人,满怀落寞。可我不知道是不是为我。每次你打电话,我都会期待,只要你说‘峰,你来。’我就会不顾一切地奔到你身边,为你拭干泪痕,替你遮挡所有的风雨。可你从来不说。”我的眼泪已经在眸中盈盈了,那两年的日子,我们都生活在对对方的思念里,同时,活在自己的寂寞里。如果我们爱的自私一点,如果我们爱的勇敢一点,也许一切都不会错过。

可是今天,10年后的今天,一切已无法重新来过。

我的泪光没逃过峰的眼睛,他轻轻握住了我的手,幽幽地说:“菲儿,我不要你哭,我只要你告诉我,你也是爱我的是吗?”没有人会相信,这是峰第一次真切的握我的手,我们曾经的爱,纯洁的象天山雪。想起小男孩阿杜的那首《信仰》“如果当时吻你,当时抱你,也许结局难讲。我那么多遗憾,那么多期盼,你知道吗?”或许这是峰此刻最真切的感受。可我还是愿意,把那段往事珍藏在心底,让他一直在我的梦中美丽。

所有的梦一旦走进现实中就只能化作泡沫。就如烟花,一时的激情,演绎的是片刻的灿烂。灿烂之后,就只剩无休无止的寂寞了。

我静静的,慢慢的从峰的掌中抽出自己的手,一到秋天,我的小手就开始变得冰凉,而他的手是那么温暖,我的手上还留着他的体温。我咽下了泪水,微笑着望着他,平静的说:“峰,我永远,爱你如弟。”

一步步走向门口,刚好就听见张艾嘉幽幽的唱着那首《爱的代价》,“走吧,走吧,人生难免经历苦痛挣扎,走吧,走吧,给自己的心找一个家。也许我偶尔还是会想他,偶尔难免会惦记着他,就当他是个老朋友吧,也让我心疼,也让我牵挂,只是我心中不再有火花,让往事都随风去吧,所有真心的痴心的话,都在我心中,虽然已没有他。”

更多爱情文章

猜你喜欢

更多爱情文章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