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文章阅读 > 爱情文章 > 正文

爱你不是两三天

2012/07/21爱情文章

战歌,这些天应酬太多了,每次都喝好多,也许是心情的原因吧。打从陶晓冉走后,他没有一天不打电话的,但是陶晓冉的手机不是盲音,就是没人接。即便接了也是草草几句话将他打发了,他很郁闷。

还有就是夏安琪从早到晚的缠着他,他一说重话,她便泪水涟涟。现在他特别害怕电话响,一响准是她打来的。

这时,手机又响了,战歌很懊恼,将手机铃声调成无声,任凭那小东西在那哭喊。可是,这小东西一点要停下的意思也没有,唉!算了,还是接吧。

他无精打采地拿起电话看也没看:“喂,安琪?”只听对方沉默了一下说:“战歌老弟我是莫培源啊,我的声音象哪个女孩子?哈哈……”

战歌窘了两秒,“不好意思,我一直以为是一个朋友,主要是没看来电是谁。”莫培源是总公司的老总,他找战歌准没什么美差,不知道今天又有什么事。

战歌问:“领导有什么指示?”

“谈不上指示,有这么一个事儿。海滨那儿有个老朋友邀请参加个酒会,去参加的都是各公司的一二把手,我们公司得派人出席。我想这次带你一块去,不过你得有个女伴,那就从别的分公司挑一个,我们一起去。机票我都让人订好了,在我这里,我们机场候机大厅见。你准备下就出发吧,时间比较紧。”

“嗯,我明白了。可以问下那个女伴是谁吗?”

莫培源呵呵笑着:“你小子就惦记着女伴儿,从分公司新调来一个女的,长得还不错,不过她说你们很熟。好了,就这样吧,我也得准备下,回家把你嫂子一块带去,好好散散心。”

没等战歌再问个什么,莫培源将电话压了。战歌想象不出分公司新调来的女同事是哪一个,管他呢,这也不是找对象,只不过是搭个伴儿而已。

战歌简单地收拾了下匆匆忙忙赶到机场,结果自己还是第一个到的。莫培源夫妻和分公司那人还没来。逛逛候机楼的商店吧,于是走到一处卖手表的柜台认真地看了起来。正聚精会神看着,突然有个手蒙住了他的眼睛。

“是谁啊,快放开。”战歌挣扎着,那人放开了手,一个模糊的影子在他面前,那人嘻嘻笑着:“战歌,我知道会是你,让你久等了,我们走吧。”说着毫不客气地挽起了战歌的胳膊,做亲密状。战歌象被绑架了一般,抽手也不是,于是尴尬地木在那里。只是,这么突然的事情让他着实吃了一惊,怎么会是她?!

来人是夏安琪,今天的装束比较淡雅。桃红色的丝质衬衣外面一袭白色的风衣,下面是一款黑色短款休闲裙,同色系的袜子衬出夏安琪修长的美腿,鞋是一款黑色的敞口鞋。这身装束显得休闲而随意,全然不象以前身上那么多色彩,以至于她站在战歌面前,战歌竟还有些个恍惚,没看清是个她。

战歌从心眼儿里有些懊恼,怎么分公司派来了夏安琪,怕谁来谁。想抽身,可是却不能,因为莫培源夫妻也到了,马上就要登机,再换人貌似不太可能。

登机了,可好这几位还坐在了一起。莫培源的妻子觉得夏安琪这女孩子不错,一路上对她照顾有加,正好战歌也单身一个,就想撮合他们,但他不知道战歌跟陶晓冉的关系,夏安琪佯装羞却地低头偷笑。

莫妻说:“战歌,你也不小了,该考虑这事儿了,我觉得安琪这孩子多乖巧啊,我看你们挺合适。”战歌窘着,想反驳但也不好直接说,那毕竟是顶头上司的老婆。

好赖这个城市离那个城市不是很远,只是四十分钟的路途转瞬就到了。这一路夏安琪腻着战歌,四十分钟貌似也比较难过,终于在中午时分,飞抵了那个美丽的海滨城市。

更多爱情文章

猜你喜欢

更多爱情文章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