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文章阅读 > 爱情文章 > 正文

那个春天的童话

2012/06/25爱情文章

--写给结婚纪念日

三月二十一日,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亲爱的,还记得二十五前那个春天发生的故事吗?那是一个浪漫温馨的爱情童话,是值得我们一辈子珍藏的幸福时光。

一、

元宵佳节,小县城沉浸在一派节日的喜庆之中,爆竹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而县一中的单身宿舍楼却一改平时的热闹景象,安静得有点落寞。同事们不是回家与亲人团聚,就是投亲访友去了,整座楼只有我的房间亮着灯光,像是幽暗的港湾里闪烁的一点渔火。安坐于书桌前,拧开录音机,舒缓的乐曲波浪般涌起,渐渐充满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我将自己浸润在如水的音乐里,拒绝了外界所有的喧闹,却阻挡不住一幕幕纷至沓来的往事叩击心扉。就在几天前,那个将我伤得遍体鳞伤的人还来这里看我,我第一次用冷漠的目光迎接他。既然不能给我一份天长地久的承诺,为何还要藕断丝不断?既然只是把我当做人生中的一个驿站,为何还要一次次流连忘返?我不想继续沦陷在一份无望的感情漩涡里,销蚀我美好的青春年华。可是,那毕竟我倾注了全部感情的初恋啊,又怎能轻易释怀?

“笃笃!”重重的敲门声伴随着声声呼喊将我拉回到现实中。打开门,进来的是住在隔壁的小芹,紧随其后的是一位姓江的男老师。大家都是年轻人,又住在同一层楼,彼此混得很熟,一点不见外。

“哎呀,我的大小姐,叫你跟我一起去我父亲那里吃饭死活不肯,一个人躲在房间听这么忧伤的音乐,哪里有点过节的样子。”

小芹见我的录音机开着,大呼小叫起来。

“如此良辰美景,我们的浪漫才女难道没去‘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吗?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江老师毕竟是教语文的,讲起话来文绉绉的。

我并不答话,只是报以浅浅的一笑,随即拿出从家里带来的瓜子花生招待他们。

小芹说:“可惜三缺一,不然我们可以摸几圈。”那时候我们那里时兴打“拖拉机”,我们一个个都是行家里手。

“我的对门好像也刚刚从外面回来,要不要我去叫他?”说起玩扑克,江老师兴致高昂。

江老师的对门住的正是你。你刚调进一中半年,放寒假之前才搬到我们那层楼。我跟你只照过几次面,还没有来得及交往。

“他会玩吗?听别人说他是一位书呆子型的人物。”我当时对你的认识仅仅是凭道听途说。

“我去问问。”江老师说着走了出去。

几分钟后,江老师果真把你领来了。我这才第一次近距离地打量你:中等的个头,身子显得有些单薄;戴一副宽边眼镜,镜片后面的那双眼睛不大,却很有神采;最有特色的是你的头发,一根根倔强地倒竖起来,靠近额头的颜色浅黄浅黄的。后来不知哪位天才同事给你封了一个绰号:“金丝猫。”

你很有礼貌地问候了我和小芹,然后坐在我的对面,四个人二对二打起了“拖拉机”.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你的牌技还真不错,与我配合得非常默契。江老师和小芹连连败北,很快就缴械投降。他俩互相埋怨了一通,江老师转而把矛头指向我们:“你俩怎么就那么心有灵犀,第一次合作就天衣无缝。”说着,意味深长地坏笑。我后来听你说,江老师曾经鼓励过你追求我,可算是我们之间的红娘,你一直对他心怀感激。

他俩走了,你却没有走,给我帮忙收拾残局。等桌上、地上的瓜子壳、花生壳全部拾掇干净以后,你才跟我道晚安。也许就是在那短暂的一瞬,我听见了内心花开的声音,爱情便在那一刻一触即发了,只是当时你我并没有清醒地意识到。

张爱玲说过:“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所谓“缘份”,不就是这“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的遇见吗?

从那晚以后,你便成了我房间的常客。

吃饭时,你端着饭碗来了,带来了你妈妈做的酸菜焖小鱼,那是你家乡的特产。

傍晚的时候你来了,我们一同去操场打羽毛球,精彩的男女单打吸引了不少人驻足观看。

下晚自习后你来了,我们坐下来闲聊,于是我知道了你很多事情。你十五岁考上了重点大学,是当年全县的理科应届生状元;你毕业后被分配到昆明的一个研究所,是你的父母非要你回到他们身边来,因为你是家里唯一的儿子;你回来后去了县城一个很不景气的小厂当技术员,那里没有你的用武之地,整天像工人一样干一些毫无技术含量的体力活;你想办法调到了县一中,因为这里的老师都是知识分子,这里的工作是与书本、与知识打交道。

周末你来了,我们一起去郊外踏春。南山的上空回荡着我们的欢歌笑语;鄱阳湖畔留下我们一串串足迹;记得有一次,我们和同事一起组成一支浩浩荡荡的自行车队,在油菜花盛开的金色田野上飞奔。我因为骑车技术不熟练,总是落在后面。你一直陪伴在我的身旁,充当我的保护神。其他的同事似乎看出了其中的奥妙,一个个呼啸远去,故意把我俩抛在后边。我们并排骑着自行车,身披黄昏的霞光,沐浴油菜花的芬芳,沉醉不知归路。

有一天晚上,学校团委组织了一场晚会,在众目睽睽之下,你坐在我的身边,眼睛自始至终随着我而流转,等于向所有的人宣布了我们的关系。我的心一会儿狂喜地跳跃,一会儿又忧心忡忡。我虽然有过一次痛彻心扉的感情经历,但平生还是第一次感受到了两情相悦的美好。我害怕幸福会像五颜六色的肥皂泡,转瞬间会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摆脱过去的阴影,重新投入一场新的感情;我是否能成为一只浴火重生的凤凰,在最深的绝望里,看见最美的风景。

晚会结束以后,当你把那张用英文写着“我想和你交换心”的明信片交给我的时候,我显得手足无措。我不想隐瞒我的过去,那不是我做人的风格,我要把一切赤裸裸地袒露在你面前,等待你的裁判。如果你能接受我的过去,我就把我的心交给你。听了我的讲述,你似乎没有半点犹疑,你的那番话至今犹在我耳边回响。在二十多年的婚姻生活中,那些话一直是我的精神寄托,想起它,我心中就充满温暖,对我们的婚姻充满信心。

“你是我见过的心地最纯洁、最善良的姑娘!在我的心目中你是完美无缺的。我们都有自己的过去,但那都是为我们最终的相遇所做的铺垫。淘尽黄沙始见金,如果没有比较,我能确认你是最好的吗?我们只要拥有彼此的今天和明天,就足够了!”我喜极而泣,与你紧紧相拥,共同谱写了那个春天的童话。

那是人生中一段最甜蜜的时光。清晨,我们并肩跑步去南山,向冉冉升起的太阳问候早安;傍晚,我们手挽手在鄱阳湖边漫步,挥手作别西天的夕阳。

没有想到我们有那么多共同语言。虽然你是学理工出身的,是人们眼中的书呆子,但你的人文素养让我这个学中文出身的都惊叹不已。我们一起朗读诗词歌赋,一起唱歌听音乐;我们谈人生、谈理想,谈中外时事;我们探讨政治、文学、历史、哲学;甚至,你还对我进行科学扫盲,使我这个“科盲”在你的耳濡目染下,知识面也逐渐地有所拓展,对牛顿、爱因斯坦、霍金也有所了解,虽然我至今都没有摘掉这顶“科盲”的帽子。

我俩除了上课,其余时间都腻在一起。感情温度直线上升,不多时便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你说,我们结婚吧!我说,如果哪天你让我真正感动了,我就答应你。你说,那我给你唱歌,电影《五朵金花》里的阿鹏和金花不就是通过对歌定情的吗?真没想到你会唱那么多的歌,而且唱得情真意切,委婉动人。一首首中外名歌,像泉水一般从你口中涌出,滋润着我的心田,听着,听着,我深深地迷醉了,整个世界除了你的歌声在没有其它。夜深了,周围一片寂静,你的声音也越来越轻柔,像母亲的摇篮曲,深情而婉转。“呜喂,风儿呀吹动我的船帆,船儿呀随着微风荡漾,送我到日夜思念的地方……”“宝贝,你爸爸正在过着动荡的生活……”

不知什么时候,我睡着了,嘴角还微微上扬着。在你温暖的怀抱中,在你轻柔的歌声里,我睡得那么香甜。你用你的歌声完成了一次浪漫的求婚仪式,彻底俘虏了我的心。在以后的岁月里,每逢跟别人说起我们的恋爱生活,你都会自豪地说,你是用歌声把我征服的。

三月二十一日,当我俩到学校开结婚介绍信的时候,那位领导同志一脸的惊诧,“这未免也太快了吧!像闪电一般。结婚可不是好玩的,你们想好了没有?”我们相互对视了一眼,会心一笑。

当我们在民政局拿到那个小红本,你兴奋得像个孩子,欢呼雀跃。“亲爱的,我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你是我的无价之宝。从今以后,我们永远在一起!”你还郑重地在我的日记本上写下了这段话,签上了你的名字。

没有戒指,没有婚纱,没有任何世俗的仪式,甚至没来得及见过双方的父母,相处才一个多月的我们就这样毫无准备却又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婚姻之路。我们,应该属于最早的“闪婚”加“裸婚”一族吧。

如今四分之一世纪过去了,一路走来,虽然也有过风风雨雨,但那个春天的童话一直在继续,灰姑娘和王子依然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更多爱情文章

猜你喜欢

更多爱情文章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