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寓言故事 中国寓言 外国寓言 民间故事 儿童故事
快乐句子 > 寓言故事 > 寓言故事 > 正文

蚊子的死

2017/10/30寓言故事

当我在花瓣下闭目养神的时候,邻居花蜘蛛找到了我。

它气喘吁吁地说:“螳螂兄,我总算找着你了。”

我张开眼睛,伸了个懒腰。

“蜘蛛老弟,这么急匆匆地找我,有何贵干?”

“大事不妙啊,事关蚊命。咱们还是一边走一边说吧。”

花蜘蛛是有名的慢性子,织个破网都得费几天几夜,也有着急的时候,看来事情还挺严重的。事不宜迟,我跟着花蜘蛛便走。

“这手术还得由你来做,毕竟在咱这里,你的医术是最高明的,你的刀是有名的快,刀法是非常的精准。”

我通过花蜘蛛一路上的讲述,大概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心情有些沉重。我点点头,说:“嗯,先看看病人情况吧。”

到了花蜘蛛家门口,隔着几片树叶,我看到蜘蛛网上躺着的蚊子,它躺在网上有气无力,挺着大肚子,像是怀胎多月了。当我们掀开树叶走进去的时候,蚊子寻声望来,看到我们后,惨白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朝我们挥挥手,却说不出话来。

“什么时候送来的?”我转过脸问花蜘蛛。

“我去找你之前,大概半个小时前。”它回忆道。

“不可能吧,它在市里上班,从市里到山里这么远的距离,以它最快的速度,也得花五六个小时。”

“你看它的这副模样,还能自己飞着过来吗。是我兄弟黑蜘蛛帮忙送过来的。”

我更不相信,飞的速度难道还不如爬的速度快,这花蜘蛛的话越来越不靠谱。我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花蜘蛛好像看穿了我的疑惑,指着蜘蛛网说:“瞧见那张网了吗?”

我点点头,不就是一张破网嘛,前些日子下了场小雨,雨水把网都撕破了几个口子,这懒惰的花蜘蛛到现在都没有补好。

“看到了,你织的网嘛!”

它看出了我的不屑,并不生气,耐心地说:“你别小看这张网,虽然它现在还有点破,但它的速度比光速还快,经过我们十几代蜘蛛科学家的研究发现,我们现在织出的网可以联网,实现同步共享,也就是人称的超时空传送,蚊子就是通过我兄弟黑蜘蛛的网,传送到我这里的。不然靠它背着过来,猴年马月都到不了。”

听花蜘蛛此番介绍,我不禁感叹科技的力量超乎想象。

它继续介绍道:“有了这张网后,我们即使在山林里,也能在第一时间了解城市里的发展变化,这就是为什么我的信息来源广且快的原因。”

我恍然大悟,说道:“怪不得,我们都以为你是活神仙,知道的事情那么多,原来如此。按你说的,这网传送什么都快,那个谣言四起传播速度之快,是不是也是通过网上传播的?”

花蜘蛛尴尬的点点头。

“也有一部分吧。”

我气愤地指着它大骂,亮出双刀。

“怪不得我老听到有些昆虫到处拿‘螳螂挡车不自量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来羞辱我,原来都是你们这些破网传来的。”

“我说,我说两位大哥,你们别光顾聊天,这里还有一只病危的蚊子呢!”

蚊子虚弱地声音传来,适时的阻止我们继续争吵。

我赶紧上前,给蚊子先号了脉,脉象正常,又翻了它的眼睛,眼睛依旧乌黑闪亮,看了它的舌头,血红色的舌尖上还残留着未干的血迹,听了它的心跳,心跳没有了。我抬头一看,蚊子脑袋已经歪倒一边,我摇晃着蚊子的身体,叫唤着它,但它已经没有反应了。

我回过头,看到花蜘蛛已经泪流满面。

“找个地方好好安葬它吧。”

花蜘蛛抹干脸上的泪水,摇摇头说:“不。”

我以为花蜘蛛在打蚊子尸体的主意,心想一定得制止它,不然它的名誉就此毁了。我再次亮出双刀,刀锋上寒光反射在它的脸上。

“不要告诉我,你想把它当晚餐。”

花蜘蛛仰天长啸,泪如雨下。

“我只想搞清楚,蚊子兄弟是怎么死的,好给它家人交待。”

“你的意思是尸检?”

“嗯。”

“尸检倒不成问题,但没有它家人的同意,我不能对它的尸体进行解剖。”

“你尽管放心吧,出了任何事情,责任由我来背。”花蜘蛛哭红的眼睛格外吓人。

“好吧。”见它心意已决,我也只能同意了,但我又想起了一件事。

“蚊子来的时候,有没有告诉你它具体病情,或者它此前的病例本有没有带来,如果不清楚它的身体状况,尸检结果可能会有误差。”

花蜘蛛摇摇头,说:“什么都没有,它一来我就赶紧去找你,没来得及问它情况。这是它随身带的日记,看对尸检有没有帮助。”

随手递过一个小本子,上面写着‘蚊子日记’。

我接过后翻开阅读,花蜘蛛把脸凑了过来。

1月1日

我已经受够了这样的生活环境,这么干净宽敞的屋子,住的却都是肥胖的人猪。我情愿到厕所里跟苍蝇兄换场所,让它来尝尝脂肪的味道,我也试着换换品味。

1月5日

晕了,三天前吸了那胖子的血,这回没有脂肪,却一股酒味,醉了三天三夜,这酒可真够劲的。

1月16日

天啊,又是酒味。这个死胖子回家往床上一倒,就不醒人事,他怎么就那么能呢!三天两头喝个烂醉,害我吃一餐饿两餐。

1月19日

完了,完了。我发誓再也不吸那胖子的血了,那家伙原来在外面老是吃地沟油,多脏啊。那玩意比苍蝇兄的晚餐都恶心!呸,我呸。

花蜘蛛问我:“什么叫地沟油?”

我说:“听说是一种食品,比鹤顶红还毒。鹤顶红是一沾毙命,地沟油是慢性毒药,一时死不了,但会腐烂五脏六腑。”

花蜘蛛似懂非懂,我们接着往下看。

1月20日

胖子的小孩长得好看,血也新鲜,美味极了。

2月5日

最近身体不舒服,小便都难受,早上撒了泡尿,差点没把老命给撒没了。

2月9日

奇怪了,这几天撒尿老是尿出些小石头出来,得找个时间看医生去了。

2月12日

奶奶的死胖子,竟然给他儿子喝三聚氰胺,想用他儿子的身体来祸害我,我发誓从今往后要报复他,以后不在他耳边吹喇叭,直接在他脸上撒尿,尿些小石块砸他。

花蜘蛛再次打断我的思绪,问道:“三聚氰胺是什么?”

我想了想,连猜带蒙的说:“是一种化学武器,吃了以后会生成石头,用来攻击他人。”

2月24日

我真的是服了这家人,都是神人,吃的都是什么东西!特供的食品也能特供出个尿毒症来,真是人才。我得远离这个是非之地,这里的血都不干净,小心把命都赔上了。

2月26日

昨天收拾好行李离开了胖子家,无处可去,只好去投靠苍蝇兄了,它的食物储备多,不愁吃喝,对我的到来格外开心,很热情的招待了我。但看到它肥胖的身躯,我想起了那个死胖子,一点胃口都没有。昨天来的路上在墙角里好像还躺着个人,虽然样子脏了点瘦了点,但血应该比他的外表干净吧,我还是去找他要点吃的吧。

我合上蚊子的日记本,问花蜘蛛。

“今天几号?”

“2月27日。”

我回过头观看蚊子的尸体,肚子高高隆起。接着叹了口气,对花蜘蛛说:“不用尸检了,我已经知道蚊子的死因了。”

花蜘蛛一脸困惑,不解地问道:“什么原因?”

“撑死的!蚊子的这本日记封皮还很新,内容也是这两个月的,它有写日记的习惯,应该还有好几本日记。我想,它遭受的毒品攻击应该不只这本日记上面写的。你看它细小的六肢和塌陷的眼睛,严重营养不良,可见它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吃饱过,但你看它现在的肚子,大得离谱。我刚才看过它的舌头,舌尖上还有血迹。还有,它日记最后一篇写着要去吸食躺在墙角那人的血,那人的血估计比较新鲜可口,所以蚊子一番饕餮,最后把胃撑破了,接着把五脏六腑挤烂了,但一时死不了,可是也活不长。”

更多寓言故事

猜你喜欢

更多寓言故事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