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散文精选 > 短篇散文 > 正文

姜渔鼓

作者: 谢慧2017/03/13短篇散文

姜渔鼓是我的外公。

因他大口吐血后还要登台打渔鼓,被人称为“姜渔鼓”。

他常对我说:“一辈子都是病来缠着我、我缠着戏。活到一百岁,唱到一百岁。”

一个唱戏归来的黄昏,在那扇破旧的木门边,19岁的他发现了一位眼里有清泉的卖柴女,乌黑的辫子映衬着补丁的衣裳,坐在霞光里,坚韧而高贵。

女子会唱山歌:“郎有心来妹有意,哪怕山高水又深,山高自有人行路,水深自有驾船人。”

姜渔鼓听了,连魂魄都被吸了去。三天后,他娶了18岁的传珍。

21岁的姜渔鼓当了剧团团长,常去四乡八寨演出。四个孩子先后出生,传珍独自带着孩子们过了许多个漫长的春节。

有些日子,他们似乎更热衷于吵架;就连鸡毛蒜皮的事也会一浪高过一浪,甚至还夹杂着锅碗瓢盆的伴奏。

但每一次都是姜渔鼓败下阵来,想起那些没有陪在传珍身边的苦楚,他的心就会禁不住的柔软。

今年,传珍生病,坐了轮椅。我赶去探望。

又是黄昏,81岁的他推着已经有70公斤重的传珍,穿过车流,爬两个陡坡,来到河边。

传珍安静地坐在轮椅上看晚霞拂过水面的绚丽。

姜渔鼓取下挂在轮椅上的京胡,席地而坐,唱传珍最爱听的《贵妃醉酒》。

传珍睡着了。

姜渔鼓对我说:“朝霞,死了以后我在坟墓里等你外婆。旁边摆上我的京胡和渔鼓。”

更多短篇散文

猜你喜欢

更多短篇散文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