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散文精选 > 短篇散文 > 正文

人和虫子的战斗

作者: 王朝书2017/01/09短篇散文

一个月了。回到山村。我和先生从皮肤到心理都变成了山里人。

这一个月,是手忙脚乱的一个月。灭苍蝇、灭虫、灭老鼠、种菜、种花、采购……先生每天都有操心的,每天都有要做的。

山居的第一件大事,是灭苍蝇。

房屋好多年没有住人了。尽管装修,可房屋里的老住户苍蝇、老鼠、鸟、猫、虫子、蚂蚁,显然还没弄清状况,还不清楚此地的主人已不是它们。回家的第一天,一大波苍蝇呼呼地飞。于是,先生有了山居的第一项工作,拍苍蝇。每天,先生挥着电苍蝇拍,在“啪啪啪”声中,留下一只又一只苍蝇尸体。在先生的坚持不懈下,一个月后,终于苍蝇寥寥地飞。

和苍蝇相对比的是,蚊子。出乎我意料的是,居然很少。在我的记忆里,夏天,是蚊子肆虐的季节。然而,不知为什么,蚊子稀稀拉拉的。也许,蚊子是因为人而产生的。多年没有人居住,蚊子也就另觅他处。真好,回到山村的第一个夜晚,我和先生就美美地睡了一觉。后来,买了电热蚊香,更没有了蚊子的骚扰。这样,在没有光电污染的宁静的夜晚,睡觉真是一件享受的事情。

和苍蝇一样恶心的是,各种虫子。尤其一种黑色软体的虫子。每天早上醒来,都可以看到卧室里有好几条软软的黑乎乎的虫子。虽然无毒,但它的外形实在难看。于是,先生和我不厌其烦地拿卫生纸将它包了,扔出门去。后来,买了杀虫剂,在喷完了一瓶后,终于,黑虫子的踪迹少了好多。

老鼠,也光顾了几次。奇异的是,老鼠和猫居然共处一室,井水不犯河水。不知几时,房屋里跑来了几只猫,在厨房上安了家。其中一只黄猫,因资历比较老,因敢于和人接触,被留了下来。其余的一只麻猫、一只黑猫,则在人和黄猫的共同努力下,被赶了出去。现在,我给黄猫取名为阿黄。

猫住在厨房顶上,而老鼠则住在阁楼。夜晚,老鼠叽里咕噜地弄得响。将阿黄捉了去,它则躺在阁楼上睡觉。如同阿黄这般懒的猫,实在是难得。无奈,只好弄了一个粘鼠板。一只老鼠被粘住后,阁楼上清净了。看来起到了杀鼠儆鼠的作用。

蚂蚁,虽然不让人恶心,可是破坏力非凡。很害怕它们将柱子蛀空,只好也用杀虫剂将它们驱赶走。

一个月里,我和先生经历了人和虫子的大小战役后,终于在山村里抢占到了地盘。

最大的战役,是和马蜂的战斗。马蜂,是山村里的恶霸。居然在房屋后田地的石墙里做了窝。一窝马蜂,其景壮观。幸好,马蜂的数量还不太多。先生和我的力量都不足以对付马蜂。只好,请了村子的人,在夜晚,背了喷雾器,将杀虫剂喷进马蜂窝。不知道,杀虫剂为何有那么大的威力,不仅可以杀死马蜂,还可以杀死蛇。喷了两次后,终于将马蜂赶走了。我和先生终于完全地拥有了房前屋后的一亩地。先生开心地计划他的花园。

偶尔的,还会有一些不速之客。比如一条蛇。前几天,一条不知名的蛇溜进院子,藏在门后。阿黄首先发现了它,对着蛇嘶叫。蛇也发出“空空”的声音。先生第一次看见蛇,非常紧张。我也第一次听见蛇的叫声,当场也被吓住了。家政员工小琴,表现得很勇敢。她拿了棍子去捅。蛇紧紧地盘在门后。我们都害怕它突然窜出,攻击人。小琴捅了几次后,拿了杀虫剂,对着蛇藏身的地方喷去。几次喷射后,蛇受不了,晕头转向地从门后爬出。原本,先生想放蛇一条出路。可它却找不到方向,不知道往门外爬。又藏到门后。小琴又对着它,喷杀虫剂。几次后,蛇渐渐动不了了。小琴将蛇挑了出来,扔到门外。先生想放了它。可小琴认不出这是什么蛇。我们怕它有毒,也怕它再次爬进屋。最后,将它打死了。阿弥陀佛。

更多短篇散文

猜你喜欢

更多短篇散文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