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散文精选 > 短篇散文 > 正文

拔蛏子

作者: 苗红年2016/11/01短篇散文

潮水在继续退却,泥沙混杂的黄沙岙滩头上。记得很小的时候,借着落潮,我曾与父亲深一脚浅一脚地向着潮头挺进,只是为了拔蛏子。

嵊泗的蛏子是其他地方无法比拟的,它们形状稍长,青翠的外壳光洁莹亮,本地人称之为“沙蛏”。

“快来看!”父亲惊喜地大叫起来。顺着他指的方向,泥涂上突现着几个小孔隙,芦苇杆大小,不时有泥沙进出。这就是蛏子的洞穴。我们蹲下身子,父亲拿出准备好的汽水瓶,叫我去灌些海水来。之后,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团香烟锡纸,我好奇地问那里面裹着什么,父亲神秘兮兮地笑着,没有搭腔。打开一看,原来是一些精盐。他将锡纸微微一折,顺着折痕“刷”的一声把精盐倒入装着海水的汽水瓶里,瓶盖已被洋钉戳破,瓶子倒过来,一绺水丝喷洒而出,成了一把自制的小水壶。

父亲一边乐呵着一边对准洞穴喷注盐水。这时候,奇迹出现了,我看见洞穴溢出水来,一只蛏子艰难地突破着泥沙的束缚,露出头来,吸吮着我们喷洒的盐水。它是如此放松,也许是潮水退得太久了,干渴的身体无法抵挡这突降的甘露的诱惑,而却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马上就要被人从沙里拔出。

我伸出小手拔出那只既愚蠢又可爱的蛏子。忽然,它向我喷出一股海水,吓得我急忙闭上眼睛。

很快,我掌握了这种“滴卤取蛏”的技巧。我和父亲展开比赛,与潮水抢时间,看谁拔的蛏子多,在一阵手忙脚乱之后,我和父亲的脸上、衣服上都沾满了“快乐”的小泥点。

更多短篇散文

猜你喜欢

更多短篇散文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