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散文精选 > 短篇散文 > 正文

悔恨

作者: 蔡永庆2016/10/25短篇散文

一脚踏上回家的路,王二毛的心激动得快要跳出喉咙。10年了,他没有回过家,家里好吗?娘还好吗……

奥迪车疾驰向前,王二毛的思绪飘远……

小时候,王二毛家里穷,兄弟姐妹多,小学没念完,他就离开家,一个人到外面闯世界。王二毛清楚的记得跟娘一起生活的那些日子。娘从小就爱跟他讲,人穷志不短,做人一定要善良,要懂得报答和感恩。每次说完,娘老是要补一句:“儿啊!记住了,啥时候帮人都是帮咱自己!”那时候,王二毛对娘的话听不太懂,可娘慈祥的目光里似乎藏着一把剑,直指王二毛的心。怯生生地望着娘,幼小的王二毛就懵懂地一个劲儿地点头。

时间长了,说多了,娘的话就烙在了王二毛的心上。

在外打拼的王二毛没有辜负娘,他凭着踏实苦干终于在繁华的城市里找到了营生——给人送快递。慢慢地,王二毛不再帮人,有了钱,他竟然也开起了公司。后来他的生意越做越大,钱越挣越多,成了这个城市里不大不小的老板。

但是,有些事情却让王二毛至今都感到纠结。自己曾经帮助过一些人,非但没有得到回报,反而被“讹”了好几回。娘的话,王二毛信;可现实生活中发生的一些事情,又让王二毛对娘的话产生了怀疑。究竟是娘的话有问题,还是这个社会有了“病”?慢慢地,以后再碰到有人求助,王二毛开始变得漠不关心。

“哎!不想这个问题啦,还是看俺老娘要紧!”王二毛叹了一口气,忽然变得异常兴奋。眼下他只想做一件事,那就是赶快回家,给娘一个惊喜!

走了一天一夜,王二毛终于回到了老家的镇上。可就在路过汽车站时,王二毛忽然看到靠近车站的交叉路口围了很多人,隐约有微弱的声音从簇拥的人群中传出。有人还在喊:“救人啊!快救人啊!”

“王总,前面可能出车祸了,咱们还是过去看看吧!”王二毛的专职驾驶员小李有点着急。

如果是放在过去,王二毛肯定会停下车来去救人,可现在,一想到自己帮助过人被讹的经历,他不想再这样做了。更让他愤懑的是,前段时间他还从媒体上看到,某市有个老人跌倒在马路上,一个好心的小伙子过去扶,结果受伤的老人却赖上了这个小伙子,好像到现在这官司也没有理清楚。他娘的,这叫人干的事吗?王二毛心里在骂。

“兄弟,这年头管闲事会摊上事儿的,咱们赶快走吧!”呼救的叫声撞击着王二毛的耳朵,但他没有动,表情显得异常冷漠。

汽车掉头,风驰电掣般离去,一溜烟儿消逝在呼呼的风中。

从镇上出来,又翻了两个大坡,王二毛才一眼了见了自己的家乡。村口那低矮的土坯房没有丝毫改变,显得异常扎眼。他心里想,这次见到娘,一定给娘修个大房子,然后再走。

可到了家门口,出来迎接他的不是娘,是弱小的妹妹。

“哥,娘知道你最近要回来,她每天都去镇上的车站去等你嘞!”妹妹说。

“什么!”王二毛一下子想到,他在电话里没有跟娘说是自己开车回来的。娘肯定是以为他要坐汽车回家的,所以才天天去车站等他!此时的王二毛十分后悔自己没跟娘说清楚。他想给娘一个惊喜,没想到却成了娘的“负担”。

“那好,妹妹,我马上去车站接娘!”王二毛和他的司机小李连家门都没来得及进,立马又开车消失在山路深处。

到了镇上的车站,让王二毛惊异的是,刚才他们经过的交叉路口仍然还聚集了不少人,有几个交警正在现场忙碌。王二毛走近一看,地上没有了人,只留下大片大片殷红的血污。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王二毛急急地问。

“刚才有个老人被撞了,已经送进了医院,可肇事司机却逃逸了!”交警说。

“那个老人被撞得血肉模糊,估计不行了,哎,太可怜了!”现场围观的人在议论。

这时候,王二毛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顾不上多想,他又和司机急冲冲地赶往镇上的医院。

医院里,王二毛像没头的苍蝇乱撞。医生见状,感到奇怪,就问“你找谁?”

“刚才有位被车撞了的老人现在在哪里?”王二毛的声音近乎怒吼。

“那位被撞的老人非常严重,在送往医院的半路上就不治而亡了。现在就停在……”护士一边回答,一边用手指了指太平间的方向。

血,一下子涌上了王二毛的头顶。下面再说什么,王二毛一句也没听清。他疯也似的冲进了太平间。

眼前,一个被白布遮盖着的躯体,静静地躺在那里。王二毛感到胸口像被一块大石头堵住似的,压得喘不上气来。半晌,他才缓缓地掀开白布,看到了让他最不敢相信的一幕:“我的天爷,咋真的是俺娘啊?!”

王二毛蜷缩成一团,一下子跪倒在娘的床前,他拼命地捶击着自己的胸脯,悲怆扭曲的脸上泪雨滂沱……

更多短篇散文

猜你喜欢

更多短篇散文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