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正文

我的吴庄我的梦

作者: 吴建2016/10/05抒情散文

吴庄并非一无所有,而是我的故乡吴家庄的简称。

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箍成一个井然的村落。庄子不大,零零散散住着几十户人家。那些散落的房屋前后,或翠竹摇曳,或绿树成荫,远远望去,小村掩映在一片绿云之中,宛如一幅恬淡闲适的山水画,给人一种怡然悠然陶然的感觉。

在我混沌坠入吴庄,双眼初霁的时候,我读到的第一部人生大书就是树——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的树。那些树上,错综地写满了树枝树叶的各种象形文字,在我寂寞时,殷勤的鸟儿就用它们很悦耳的嗓音,为我朗读书里最动人的故事。也许那就是我最早接受的美育吧。

缠绕小村的那条流淌不息的小河,是我儿时的乐园。那时,河两岸长满了芦苇,河水清浅,岸上和水中有各种我熟悉的生物。春天,我赤着脚在河边摸螺蛳,摸满一竹篮回家给母亲做韭菜炒青螺;夏天,我一个猛子能从河这边潜到河那边,顺便逮到两条小鱼扔给跟我前来的小花猫;秋夜,我跟着父亲去河堤捉蟹,晚风习习,夜空璀璨得几可采摘星星,螃蟹老是不来,时常我等着等着就睡着了;冬天,小河结了一层厚厚的冰,我和小伙伴们把这儿当做了溜冰场,滑着滑着摔了一个大跟头也不觉得疼。

紧邻小河的是一条细如藤蔓的小路,被吴庄几代人脚步踩得坚实厚重。由此路走下去,就是一座喧闹的古典小镇。吴庄的儿女们,一个接着一个去那小镇上求学。早上,学童们在父母再三叮咛中蹦蹦跳跳地远去;傍晚,伫立在小路边的大人,用他们期盼的目光,招回一只只归巢的小鸟。岁月无形,渐渐在暗中丰满了小鸟们的羽毛,坚定了他们叛逆的决心。他们嫌小村逼仄,日月幽暗,于是,一只只飞向外面精彩的世界。这些游子在异乡追逐事业,生儿育女。但是,当他们受到某种伤害,或是感到疲倦和空虚的时候,总要飞回吴庄来,在了无杂扰的故乡悄悄地梳理着自己的羽毛,用小河的水疗治干哑的喉咙。

那个时候生活条件还比较落后,小村虽然也用树木架起了电线,可经常会突然停电,整个村庄就陷入一片黑暗。伴我写作业的常常是一盏昏黄的煤油灯,通常这个时候母亲也在煤油灯的影影绰绰中缝补衣服,父亲则在幽暗的角落里一敲一打修理着农具。偶尔,父亲会抬起头来,意味深长地对我说:“娃儿,好好念书,长大后找个好工作,可别像你爹这样一辈子在土里刨食。”

好好学习的我终于考上了大学,毕业后也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然而,进入滚滚红尘,接触了许多,也收获了许多。初时想象着前途的美好,想象着离开家的自由,那种斗志昂扬被随后闯荡现实的苦楚和无助打败。此时,故乡就是一根牵挂你的线,线的那一头,是家,是情,是乡愁。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这是着名作家余光中先生对乡愁的描写。每到夜晚,看到我这座居住的小城马路上流动着的灯火,大街上闪烁着的五彩斑斓的灯光,我就会想到属于我自己的那一条小路,那一处灯火。此时,我觉得故乡吴庄离我很远,又离我很近。有时,我不知道是吴庄朝我走来,还是我朝吴庄走去,或者是两者同时走向对方。我常常在一人独处的时候,摊开自己的手掌,从一条条纹线里寻找我吴庄的小路。有时我会陡生出一种奇想,我的吴庄无需寻找,它就在我的心里睡着呢。

更多抒情散文

猜你喜欢

更多抒情散文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