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散文精选 > 现代散文 > 正文

并不是一个人的逍遥津

作者: 许春樵2016/08/29现代散文

逍遥津是张辽的逍遥津,是曹操的逍遥津,当他们成为历史,成为我们记忆的时候,逍遥津更是合肥的逍遥津,是安徽的逍遥津,是中国的逍遥津,当所有的人无法逃离历史并注定了要成为历史子孙的时候,就让我们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里,走进逍遥津公园。

许多年以来,我只要接待外地来客,总免不了要带客人出门看一看合肥,通常我还没有开口,客人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去逍遥津”。前不久,我翻了翻家里的“老照片”,发现逍遥津公园的照片最多。

不到逍遥津,就是没到过合肥。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逍遥津成为合肥的另一个代名词。粗通文墨的中国人差不多都看过《三国演义》,看过《三国演义》的人没有人能忘掉六十七回“曹操平定汉中地,张辽威震逍遥津”,张辽以七千奇兵让拥有十万大军的孙权差点丢了性命,这一以少胜多的辉煌战绩不仅让曹操洗刷了赤壁大战中遭孙刘联盟暗算的耻辱,也为中国历史上的军事重镇合肥进行了一次实证性的注解,逍遥津因为这一历史记忆的刻骨铭心而对合肥进行了庄严的命名。

如今的逍遥津公园是一个典型的带有南方园林风格的公园,硝烟早已散尽,刀枪剑戟早已在历史的典籍中生锈,只有记忆新鲜如初,亭台楼阁、湖光水色、林荫小道、花木扶疏之中埋伏着死不瞑目的千军万马以及他们杀身成仁的精神,它们成为游园者走进逍遥津的一个兴奋点或一个目标。这里的水、树、桥、亭、阁被赋予了历史的神奇和生命的荣耀。

恋爱中的男女们荡着小舟从“飞骑桥”下经过,他们的表情是悠闲而从容的,他们无法想象一千七百多年前孙权在他们头顶上方魂飞魄散的惊人一跳,那个残阳如血的黄昏,孙权上岸来到逍遥津北岸巡视,被张辽突袭,仓皇逃窜中木质逍遥津栈桥已被拆断一丈多,孙权策马来到桥头时完全可以想象他一头冷汗,勒紧马缰的手在绝望中颤抖,是手下将军谷利在孙权的坐骑后猛抽一鞭,坐骑本能地纵身一跃,飞桥而过,救了孙权一命。现在的“飞骑桥”是一座石桥,桥上桥下都很平静……

逍遥津在三国时代是淝水边上的一个津渡,也就是船码头,这里水面相对宽阔,并且有一湾水面折向城内,战船縻集于此方可发起对合肥城的集团式攻略。公元二一五年,孙权趁曹操西征之际,率十万大军向合肥发起总攻,合肥城内只有张辽率七千余人驻防,曹操临走前估计孙权不会放过合肥,便留下一道密令,封于木盒中交给护军薛悌,嘱咐“贼至乃发”,孙权兵临城下时,薛悌打开一看,命“若孙权至,张、李将军出战,乐将军守,护军勿得与战”。张辽率八百奇兵乘孙权立足未稳,于清晨时分吴军睡眼惺忪时突然袭击,张辽高呼“张辽在此”就杀入敌阵,连杀东吴陈武等两员大将,措手不及中,张辽杀得孙权军中血雨腥风人仰马翻,并迅速突出重围后扬长而去。罗贯中非常陶醉于这些场面带给他与读者的痛快,而在我看来,这次偷袭不足以让孙权撤退,真正让孙权胆寒的是对峙十多天后逍遥津桥上差点丧命让其彻底丧失信心,他担心曹操的援军也许在下一分钟就会赶到,他担心曹军中也许会复制出千万个张辽来,这让他无比恐惧,断桥断魂,孙权撑不住了,一声令下,撤!东吴后人用张辽恫吓不听话的孩子,竟让孩子大哭不止,张辽就是吴人的恶魔。孙权落荒而逃成就了张辽的英名,也成就了逍遥津名扬古今。

张辽的墓在逍遥津公园盆景园东侧,隆起的土堆上有亭,亭内立碑,碑为方基圆柱,碑顶刻篆字“魏故都亭侯张辽之墓”,墓前面是一条青石神道,两方门阙立于神道入口,神道两侧各有三尊狮、虎、羊石兽陪伴着“是非成败转头空”的张辽,一尊铜质张辽塑像近年落成了,是纪念,也是不忘历史。

逍遥津因为张辽的出奇制胜而成了一个吉祥之地,一个福地。逍遥津自宋乾道年间合肥城扩大,便被圈入城内,这里不再是一个码头,而是围成了一个湖面。自此以后,历代官宦名流一边诵读着三国传奇故事,一边争相在这里修建官邸和园林,现在的逍遥津南大门上方的一块古色古香牌匾上“古逍遥津”四个鎏金大字是清代状元、宣统皇帝的老师陆润庠书写的,最先看中这块风水宝地的是明代官僚窦子偁,建官邸,围水面,命名为“窦家池”,成了私家别墅。清代康熙年间,逍遥津被一王姓翰林据为己有,改名“斗鸭池”,光绪年间,易主龚照瑗、龚心钊的私家花园,龚心钊自号“豆隐”,因此将其改名为“豆叶池”,倒也有些诗意。后龚家花园几经战火,日益破败,解放时,逍遥津已是残垣断墙,满目荒凉。解放后将逍遥津以西的季家花园并入逍遥津公园,并于1953年正式命名,从此逍遥津就成了合肥的一处风景名胜,成了合肥的一个历史坐标。

逍遥津公园以水得名,公园里面积最大的是水面,东面水域辽阔,有180多亩,水中有三个天然小岛,泛舟湖上,轻风拂面、看岸边杨柳依依,花木连绵,如同置身世外桃源,全无金戈铁马之气息。公园以小桥流水沟通东西,园内流水潺潺,仿佛不停地叙述着三国故事。有藏幽园、盆景园、三国陈列馆、逍遥阁、游乐园等隐没于公园的参天大树和茂林修竹之中,西大门按三国建筑风格重建,这座集江南园林、三国遗韵、人文自然于一体的逍遥津就这样走进了千千万万的游客的视野,并作为这座城市的一个历史标志引领着追随者们从不停歇的脚步。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逍遥津是张辽的逍遥津,是曹操的逍遥津,当他们成为历史,成为我们记忆的时候,逍遥津更是合肥的逍遥津,是安徽的逍遥津,是中国的逍遥津,当所有的人无法逃离历史并注定了要成为历史子孙的时候,就让我们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里,走进逍遥津公园。

更多现代散文

猜你喜欢

更多现代散文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