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散文精选 > 现代散文 > 正文

大限来时并头飞

作者: 赵萍2016/06/23现代散文

好几年没见过张未来了,可张未来一家的遭遇却常常萦绕在脑海中。因为他,使我时常陷入对人的生存状态、生命承受能力的极限这些问题的深入思考……

张未来其实徒有一个响亮的名讳,他是馆驿镇张桥村村民,是我国亿万农民中的一分子,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可命运偏偏给他开了个很大的玩笑。

事情是这样的,1978年金秋十月,正是收获的季节,可张未来家中却愁云密布。他新婚不久的妻子齐淑英,左腿突然疼痛难忍,经医院检查,确诊为血栓闭塞性脉管炎。

脉管炎,被医学界称为“二号癌症”,医生说这种病很顽固,需要几年或十几年不间断地大剂量用药,如不及时救治,齐淑英的脚腿就会无休止地溃烂,直至死亡。

那是他们刚和老人分开家,齐淑英望着四壁空空的三间土屋,禁不住潸潸泪下。张未来用温暖的大手轻轻拭去妻子脸上的泪花,充满信心地劝道:“别怕,有我呢,还能有瞧不好的病?”那一年,齐淑英一气吃了365副中药,每副28块钱,把家中的积蓄花了个精光,齐淑英说啥也不看下去了。

停药之后,齐淑英疼的日夜不能入睡,左脚左腿迅速地发青变黑,听着妻子痛苦的呻吟,张未来心如油煎,他咬咬牙说:“咱就是砸锅卖铁也得看病。”

此时张未来家一贫如洗,亲戚邻居能帮上忙的早都伸手拉了一把,张未来已是穷途末路。实在说他就是再张口人家也不肯再借钱给他了。俗话说救急不救穷,再说谁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齐淑英是个长远病,谁也帮不起。他们只好下来粮食卖粮食,收获青菜卖青菜,打兑几块钱就紧忙给齐淑英拿点药。等到真揭不开锅了,再厚起脸皮求借。1984年的除夕,家里断了顿,过年连一斤包饺子的肉都没买的起,望着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齐淑英真活不下去了。她偷偷藏起一瓶农药,趁家中无人正打开瓶子要喝——张未来一脚赶在跟前,从妻子手里夺过农药,深情地对妻子说:“只要我有这口气,头拱地也要让你活下去,你死了,他们可就是没娘的孩子啦。”

张未来自幼丧父,母亲领着他们姊妹几个改嫁他乡,自幼受尽了少爹无娘的苦楚,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孩子失去母爱,结果夫妻两抱头痛哭一场。

为了给妻子看病,张未来先后去过泰安、济南、哈尔滨等地,毁了上万元的银子。要知道那是八十年代,村里有一万元就是可以到县里参加表彰的富户了,可齐淑英的病仍无起色。后来,他们在报纸上看到济宁一家医院治疗脉管炎有新招,抱着满腔希望,又巴巴地赶去济宁。看这种病一个月要花药费260块钱,医院同情他们的困境,每月只收他220元的成本价,就这样又整整坚持了六年。

这个世界是苍凉的,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张未来却真切地感到了人生的漫长,特别是在他月复一月为妻子筹钱看病又求告无门之时。

1989年冬,他们拼裤子当袄也看不起病了。可不看呢,齐淑英的左脚趾已溃烂掉了两个,并且还会无休止地溃烂,直至丧命。夫妻俩走投无路,只得商量把最小的儿子卖掉。当时年仅十岁的大女儿心疼的不吃也不喝,哭着哀求父母:“要卖就卖我吧,弟弟还小啊。”当爹娘的心都碎成齑粉了,卖孩子的计划只得作罢,仍旧是那样急煎煎灰扑扑地活下去。

齐淑英患病十七年了,十七个寒来暑往,每年仅药费少说也得三、四千元,年仅40岁的张未来,本是正年富力强的的年龄,可他身体消瘦,面容枯槁,两只深陷的眼窝,沧桑如世纪老人,为给妻子看病,他把能想的办法,能尽的力气和智慧全部用得精光!

他曾想种西瓜发财,可西瓜快成熟之际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冰雹砸毁了、他想种棉花翻身,可偏偏又摊上疯狂的病虫害。张未来仰天长叹:难道老天爷真不给我留一条活路?可不管千难万难,在妻子面前他却从不皱皱眉头,总是和颜悦色地宽慰她、鼓励她树立战胜病魔的决心,独自承受其生活的全部沉重。对此,齐淑英感慨万端:“要不是摊上孩子他爹,有三个齐淑英也早发送了!”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限来时各自飞。”凡千百年流传下来的名言,总有它一定的道理吧?可张未来支撑住妻子整整飞了十七个春秋,还在拖着沉重的翅膀,艰难地飞翔。我分明听到了他被生活所迫,压得肋骨的断裂声,我在心中祈求张未来要挺住,勇敢地走下去,直到上天还给他一位健康的妻子!

这还是我在电台上班时写的一篇稿子,送往省电台播出后,引起了一定的社会反响,当时有好心的不少听众听到广播后自愿到省广播电台为他捐款,省台的桑晨编辑特地来到梁山,将800多元捐款亲自送到张未来手中。弹指间三十多年过去了,不知张未来一家现在可安好?

更多现代散文

猜你喜欢

更多现代散文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