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散文精选 > 短篇散文 > 正文

吴工

作者: 朱辉2016/06/11短篇散文

“很久没来买啤酒了,最近那么忙吗?”远远看到我,吴工就打起了招呼。

吴工是小区里一家副食店的老板,由于下岗前是一家国企的工程师,所以不喜欢别人喊他“老板”,喜欢被称为“吴工”。

“我那些在事业单位当工程师的同学,起码月薪都五六千了……”吴工时常会进行这样的横向比较,然后搭配一声叹息。

“你做小生意,收入也不比他们少吧?”我对行情还是有一点了解的。

“那不一样啊,社会地位差得远。做生意收入如果不比他们高几倍,别人就不觉得你和他们能平起平坐。”吴工摇了摇头。

吴工是个话痨,通常逮着我就能滔滔不绝说上两个钟头,内容大多是国民经济那点事儿,简直就是一个草根版的郎咸平。

“我觉得今后5年,总体就业形势仍会趋紧……房地产调控措施恐怕很难见效……”说起这些,吴工就很亢奋。我需要做的,只是每隔十几分钟,来上一句“啊”、“对啊”、“是吗”、“这怎么说”……

有一阵子,我纳闷吴工这么能说,何以他的副食店远没有小区里其他几家同行热闹。其他几家店子门口,常年都聚着一堆话痨,从早上到深夜,叽叽喳喳。吴工店里冷冷清清,似乎只有我去了,他才会一个人热闹起来。

“他说的这些东西,都是总理才应该关心的事,你说一般邻居哪听得懂?再说听懂了又有什么用?”吴工的老婆曾对我说。难怪吴工每每看到我像俞伯牙遇到了钟子期,他是觉得曲高和寡啊。

吴工的老婆还告诉我,吴工是纸上谈兵,天天看财经新闻、看国际时事,可是没有一点理财眼光。以前他们两口子单位都有买福利房的机会,成本价,若是买下两套,按现在的市场价卖出去,可以赚一百多万。可是吴工宁可挤着和老爷子住在一起,等他想买了,市面上已经没有了他买得起的房。

“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凭阴阳如反掌保定乾坤。先帝爷下南阳御驾三请,算就了汉家的业鼎足三分。”吴工有时喝了酒,会在店里哼哼,自我陶醉。可能借着酒劲,把自己幻想成了埋没于市井乡野之中的诸葛亮……

更多短篇散文

猜你喜欢

更多短篇散文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