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散文精选 > 短篇散文 > 正文

谁培训谁

作者: 霍寿喜2016/06/11短篇散文

最近,省行下了文件,规定本银行系统离岗多年又想返回岗位的人员,必须经过市行的培训,方能正式上岗;否则,离岗人员必须办理辞职手续。市行领导批示,培训的任务由我们教育科承担。教育科就我和科长老马两人,我自然有点畏难情绪,可老马笑着说:“别怕,培训对象只有两人:十年前离岗做茶叶生意发了财的大刘,三年前买彩票中了几百万的小金。”

好不容易用电话联系上了大刘和小金,把省行的文件精神说了。两人都有点不乐意。但说归说,两人都表示愿意回来接受培训,毕竟一份正式工作所包括的各种待遇,谁都不愿意轻易放弃。

大刘和小金都是正规院校金融类专业毕业的,业务基础很扎实。所谓的培训,不过是让两人学一点近些年出台的业务规范和技术文件罢了。我将这些材料复印,装订成册,就算是培训教材了。至于培训地点,只能选在办公室了。大刘和小金都是开着自己的小轿车进单位的,两人都嫌办公室的空调效果不好,有点热。“这样吧,就到‘梅亚休闲中心’开一个房间当做培训地点吧,费用由我出。”大刘笑着说。小金也附和道:“吃饭问题由我来解决。”老马大手一挥:“好,就这样定了。”

这以后的一个星期,我和老马都是在“梅亚休闲中心”度过的。这期间,大刘和小金是不是把那本薄薄的“教材”看完了,我和老马都不太清楚,我们只感觉这几天的生活特别精彩。在大刘和小金的指导下,我和老马学会了打保龄球和网球,接受了泰式按摩,此外,我和小金还常去泳池游泳……

最后一天,当我把“培训合格证”交到大刘和小金手中时,剩下的任务就是喝酒了。那天,除了老马外,我们仨都喝多了。我说出去叫辆的士,被老马打住:“他俩酒喝多了,我没喝多,我可以开车呀!”我愣了:“马科长何时学会开车的?”老马和大刘会了会眼神,哈哈大笑。原来,在我和小金去游泳的时间里,大刘竟然教会了老马开车。不过,大刘最后还是叫了一个朋友代驾,说现在处罚严了,安全第一,没必要冒险。

更多短篇散文

猜你喜欢

更多短篇散文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