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散文精选 > 情感散文 > 正文

老妻如母

作者: 柯喜堂2016/05/27情感散文

小说《白鹿原》里的朱先生,是个集中国传统文化与民间智慧于一身的传奇人物。所谓奇人必有奇语,书中写他晚年由老伴焖头剃发,他的脸颊贴着妻子温暖的大腿,触动对远逝的母爱的记忆,竟忍不住对老伴说:“我想叫你一声妈——”继而当着晚辈的面,真的叫了老妻一声妈。尤妙的是,在经历了起初的难为情后,朱白氏也就坦然接受了丈夫的这一声叫!

这一情节,可谓作者陈忠实先生的神来之笔!

按照弗洛依德的说法,男人潜意识里都有恋母情结。中国老话又说:“老小、老小,越老越小。”如是,已是晚境深深,且预感大限将至的朱先生,情思如鱼,溯游复归生命之源,在渴望母爱抚慰的冲动中,将一直作为他生活和情感依靠的老妻叫声“妈”,自是情理之中事。考虑到像朱先生这类奇人智士,尽管对天文地理、过去未来以及人性弱点无不洞若观火,了了于胸,但往往对所谓烟火人生中的收支计划、衣食安排、人情往来之类俗事琐事却不耐烦,甚至连自己的日常生活也难以自理!故先生那石破天惊地一声“妈”,亦是对代表母性的老妻的至高礼赞,且满含感恩感激之情了。

难怪民间老话说:老妻如母。

事实上,在经历了少年夫妻的甜蜜,中年夫妇的忧患,携手走进相濡以沫呼吸与共的晚年生活后,老妻潜意识里的母性意识也日益凸显,无论丈夫在外头如何名声大,地位高,受人尊重,在老妻眼里,也不过是个需要人关爱、照顾、呵护的“大孩子”罢了。这种强烈的母性本能,恐怕正是《白鹿原》中朱白氏最后坦然接受那声“妈”的原因所在吧。余非大哲贤圣,也有过这方面的体验。一次,我的一篇批评文章在一家省报刊出后,引起有关方面重视,遂派员登门了解情况。这是好事,不意老伴见家里突然来了一群表情严肃的官员,误以为人家是来“兴师问罪”,素来性情温和待人热情的她,竟炸翅老母鸡样急冲过来,一脸激动地说了一大串事情经过,以证明那篇文章绝无虚言也。等弄明白对方真实来意,老伴这才转怒为笑,忙着递烟泡茶,以尽女主人之责了。

“老妻如母”,亦表现在女性的生活承受力或生命韧性往往强过男人。别看男人在外颇具敢于担当的爷们气概,回到家里,吆五喝六俨然一副顶梁柱架势。其实,男人的内心多很脆弱。尽管在外人或小辈面前,男人很注意掩饰这种脆弱,但到了自己生命港湾的老妻身边,则风波过后的疲惫、后怕以后精神虚脱,便全然无掩无饰地落入老妻之眼了。这时的老妻,便会慈母一样盯着这个既坚强又软弱的“大孩子”,以其独有的温存方式、生活智慧及其巨大爱心,来纾解、开导和抚慰男人,使男人重新获得生活勇气或曰生命自信。而此时男人眼里的老妻,恐怕也只能以“老妻如母”来形容了。

更多情感散文

猜你喜欢

更多情感散文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