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散文精选 > 短篇散文 > 正文

两个送水工

作者: 赵玉萍2016/05/22短篇散文

他第一次来给我家送水时,一句话都没说,穿上鞋套就扛着水桶径自往屋里走,在我迟疑地把空水桶拿下来时,不急不躁地在旁边等着,然后,一侧身子,手一翻,新水桶就稳稳地倒扣在饮水机上了。临走时,在门口磨蹭,估计是不好意思要钱,还是我主动问他价钱,他有些羞赧,却又急急地伸出手做了个数字手势。我翻遍零钱包,就是凑不够零钱,拿一张一百的给他,他大概是找不开,使劲地摆两下手就冲出门去。

一个月见几次面,我总是记不清他的面容,不知是因为他爱低着头,还是因为肤色很黑的关系。有时候,在路上看见扛着水桶的人,我就知道那是他。他很少跟我打招呼,像不认识一样,但若是我先跟他摆手,他也笑着摆手回应。嗯,他的力气真大,牙很白,笑容很灿烂。

时间久了,我才知道他姓杜。没水时,我直接就打电话给他,喊他杜哥,接到电话后,他很快就会送水上来。来去匆匆,从不肯坐下歇歇,也不接我们递过去的任何东西。给我家送了一年多的水,他对我们,仍像陌生人一样疏远客气。

前段时间,他突然不来了。接替他工作的小伙子姓张,为人比杜哥热情多了。第一次见面,就递过来一张精致的名片。两三次之后,彼此就熟悉起来了,若是丈夫在家,他会小坐上一会儿,俩人聊聊天,原来某某同事的亲戚是他亲戚的亲戚,他竟然还认识我远在老家的堂哥,两人在一起打过工。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

瓜果饮料摆放到茶几上,给他让,他也不客气,大大方方地拿起来吃。稍有不满处就是每次打过要水电话,总要等上一两天,他才能送上来。可能是活儿实在多吧,反正他这么解释的。于是,我习惯水桶里还有五分之一的水时,就给他打电话。

他很善言谈,问到我家装修花销,他笃定地说,你们肯定被坑了,要是用我哥们的工程队,肯定得省老多钱了。抱怨完自己工作辛苦不赚钱之后,又常一脸羡慕地说,你们这些坐办公室的,不差钱的,你们过的才叫人的日子呀。他还知道小区里很多人的很多事儿,有时会故作神秘地八卦给我们听。我有点害怕,不知道自家的事会不会也被他当成秘闻传到别的邻居耳朵里。我向他打听杜哥的消息,他大咧咧地说,他不干了。我和丈夫听到后,都觉得有些怅然若失。

有一天,跟一位邻居聊天,她说,她感觉小张拿水的姿势有些异样,仔细查看,发现水桶口不是密封的。她当时不肯要那桶水,小张很生气,不肯给她换,两个人大吵一架,现在她换喝了另一家的水了。

几天之后,听人说,小张常用空水桶装自来水卖给一些用户,中饱私囊,被举报后,他被开除了。邻居们纷纷表示震惊恐惧,这是灌自来水了,若是心再狠点,灌点别的,得多吓人啊。之后,又表示在意料之中,小张的脑子活络,干出这种事不奇怪。要是杜哥这么做,大家才难以置信呢。原来,大家都在怀念杜哥。

所幸,小张走后,被他挤到另一个区的杜哥又负责我们小区了,真好。

更多短篇散文

猜你喜欢

更多短篇散文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