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正文

秋风沉醉的茶香

作者: 苦金2016/04/25优美散文

一直对范仲淹关于茶的美句印象颇深,便对那茶有无限向往。

黄金碾畔绿尘飞,碧玉瓯中翠涛起。

人分等级,茶有好次。范翁定是遇上好茶才如此赞赏的。

何谓好茶?色、形、香俱佳者乃好茶。这样的好茶定论,大约是毋庸置疑的标准。范仲淹这两句诗赞美的是前二者,大约当时是远远地看,还没有开始品尝茶汤。他描绘的色道,许是浓得沁心,不但“绿尘飞”,而且“翠涛起”。

是啊,经历了山坡上的采茶,坊舍间的制茶,你回到金丝楠茶台前,静静地坐了,屏神静气欣赏碧玉瓯中为沸水冲荡而翻滚着的翠色波涛。那份渴望,那份怜爱,无法言喻了。

什么时候我也能欣赏到“绿尘飞”而“翠涛起”呢?

乙未年白露时节我居然如愿以偿。散文家刘建春邀我和重庆一批散文家涉秋万盛区青年镇。

深邃阔远的板辽湖边,雄峙的群山,野花馥郁,林色如黛,围护着半山腰里的一层层茶岭。岭上展示着一级一级的茶梯,一弯一弯的茶丛,一坡一坡的茶林。它们倒映在清明如镜的湖水里,如绸似梦,绿影婆娑。

有道是,山青而茶绿,水秀而茶清,花艳而茶香,如此美好的环境应该是出名茶的所在。抬眼去看,好些采茶女于半山之间采茶,颔首微笑之际,纤手伸缩之间,那雀舌,那秀芽,那一旗一枪,如春雨蹁跹,纷纷飘进茶笼。触景生情,不禁让我想起唐代一位诗人写茶的诗句:

春山谷雨前,

并手摘芳烟。

绿嫩难盈笼,

清和易晚天。

诗人不但懂茶,还欣赏采茶的人。他写的嫩如绿云的茶及其优雅姿态的采茶女,恰似眼前茶山美景。我问询万盛的文联主席简云斌:看着这些茶山茶海茶树茶叶,但不知其质量与口味如何?

云斌回说:这里的茶叶质量在国内外享有盛名,最着名的茶是“滴翠剑名”,分别荣获重庆市第八届“三峡杯”金奖和重庆市第二届十大名茶荣誉称号;2000年荣获第二届“国际名茶博览会”金奖;2002年第四届“国际名茶博览会”金奖。

呀,真是名满天下耶!我惊叹着说,你的意思,茶叶的味道也不错啰?

岂止是不错,是非常好,非常美。云斌很得意地说,一会儿我们就去欣赏茶艺表演,品尝茶之美味儿。

茶艺表演是在翠信山庄的品茶厅举行的。

两朵白云从幕后飘飘而出。那是着侧边扣宋服的两位茶仙子。一袭素装之上,点缀着星点嫩绿,轻携着一缕茶的芳香,嘴儿微抿,步儿轻盈,仿佛从遥远的历史深处走来。

东方美女的纤秀面容,娉婷袅娜的春柳身姿,从容淡雅的微笑神情,身高一致的素雅品相,让观者不由赞叹:这两位茶仙子像是双胞胎噢!呵呵,岂止像是,经打听,还真是双胞胎姊妹。一个叫万青羊,一个名万青莲。

伴随着行云流水般的古筝声,两姊妹分桌坐了。她们纤纤玉手,动作优雅柔嫚,净心洗尘、轻移茶具、缓缓温杯、匀匀量茶……

茶厅旁白解说,量入杯中之茶,为白露时节所采,绿翠滋润,新鲜欲滴。茶仙子所提玉壶之水,由峻岭新瀑所取,晶莹澄净,甘沏清淳。下面请欣赏凤凰三点水。

茶仙子将玉壶的壶嘴儿贴近明净若空气的水晶茶杯,倾沸水入杯,又玉手将壶上提而水不断,再将壶嘴儿下移注水,然后提壶又上移。如此往复三次,但见那杯水之中,或雀舌、或秀芽、或翠剑,绿云翻滚,景态万千。冲腾而上,若群鹤之舞于中天;飘逸而下,似翠虾之沉于沧海。看得人屏息了呼吸,惊呆了眼眸。

稍倾,茶香缥缈,芳气袭人

美轮美奂的茶艺表演,为我们当代人再现了历史古韵,书风文脉。她不仅仅是一种技艺。她演绎了我们中国传统的茶道清心,怡神寄情,淡泊明志的博大精神内涵,也从另一个角度反映了我们时代的繁荣芊蕤,盛世风雅。

这一对小姐妹表演的茶艺,在中华茶艺形式上属于斗茶范畴。当年范翁在欣赏精彩斗茶时候亦有感叹:

斗茶味兮轻醍醐,斗茶香兮薄兰芷

对了,范翁已经提到茶之味茶之香了。可是,我还只是远观茶艺,未曾近处欣赏,更不要说什么茶中的兰芷之香呐。正思想着,茶仙子翩翩来到面前,给我们各呈上一杯刚刚冲泡好的滴翠剑名。

细看杯中尤物,多为雀舌。尖尖细影儿,纤毫显露,色泽绿润,纷至沓来,仿佛友朋相邀,远涉而至,相伴成簇,随波沉浮。那画面,真有点儿钟南国之灵秀,呈北宇之银辉的意思了。

翠信山庄位在高山,尽管才是白露时节,却是银露寒袖。冲泡进杯中的高汤,在杯沿雾雨迷蒙,烟云离合。我的鼻子近过去,在袅袅的白云里深吸一口。

哟,一缕茶香味儿入鼻腔,进喉咙,浸润五脏六腑,浓郁而幽香。我迫不及待地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茶汤在嘴里,搅徊了几次舌头,认真地呡尝着去细细感味。那滋味,青涩之中带甘醇,甘醇之间含暗香,馥郁持久,回味无穷。再呡一口送进胃腹,我感觉额头处,一瞬间更加清新而透亮,明朗而宽广了。

秋茶,这就是板辽湖秋天白露茶独特的魅力吗?

行家说,春水秋香。是啊是啊,过去我多饮春茶。一丛丛的茶树,从冬雪里悄悄萌发春思,一俟气温合宜,春雨夜润,咕嘟嘟新芽齐冒,那鲜绿,那娇嫩,瞬间落入采茶女的茶篓。

当一注沸水冲腾,水晶杯里,纤细的明前茶落定处,茶汤翠中略黄,透明如染,非常好看。饮一口,自然明丽芬芳,清爽甘回。然而叶片轻薄,并不耐泡,三两次沸水过后,便淡而无味了。

秋茶则更有意思,经过夏天烈日的煎熬,雨水急来速去洗刷,暴风不留情面的翻炒,茶桩茶枝茶梗更结实了,新冒出的细芽虽然没有春天的秀芽娇嫩,但吸收的养料更多,茶多酚更充实了。看看眼前杯中的秋茶,茶仙子来续水数次,喝进嘴里的茶汤,虽然略带干烈,仍然香味儿醇和馥郁,悠远绵长。即便从杯沿溢出的白烟,袅袅婷婷,散布在空气中,远远地,也能闻到浓郁的幽香。

主人好客,离开山庄的时候送了我一盒“滴翠剑名”白露茶。

秋风日渐生冷的时节,我坐在花园枇杷树下的藤椅上,很想打开那盒好茶,撮几许雀舌到青瓷茶壶里,开汤注之,慢斟细饮。可是忆起那翠绿的汤色,醇厚幽香的韵味儿,却不舍得私下独饮,便写下几句诗,寄托心绪:

两江涌城云梯斜,黄葛树下巧居家。

雾都破日牵春客,银帆挂月穿夏花。

园里橘红诱鸟喙,枝头秋菊羞彩霞。

午后醒来酒红褪,谁来同饮白露茶?

更多优美散文

猜你喜欢

更多优美散文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