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散文精选 > 现代散文 > 正文

我从峡郡桃源归来

作者: 邢秀玲2016/04/22现代散文

三年前,膜拜过素有“峡郡桃源”美称的巫溪,留在我记忆屏幕上的,不仅仅是红池坝的翠色和细雨,大峡谷的磅礴与峻峭;也不仅仅是大宁河的旖旎和碧澄,七里街的沧桑与斑驳,更有那缕从远古飘来的巫文化气息,至今缭绕在我的心海之间,挥之不去……

在气象森然,高耸云端的云台寺,我听一位僧人讲:一百年前的巫溪县城,人口不过二三百户,却是寺院遍地,道观林立,有“九宫十八庙”之多,真可谓香烟缭绕,香客盈门。供奉神灵,招魂祈福的宗教气氛十分浓郁……

巫溪古城墙的东门,上书硕大的“宾作”二字,不知何意?事后请教了一位当地巫文化研究专家,他解释:“古人将天象中的日月星辰、云雨雷电等自然现象,都视为有灵魂的,由相应的神灵主司,对日和月的崇拜最为虔诚。巫溪民间祭杞日月的活动由来已久,有‘宾日’于东,‘饯日’于西之说,故东门称为‘宾作’,即尊崇太阳神之意。遇上日蚀,称为太阳神有难,家家鸣锣鼓噪而救之;若遇月蚀,则称天狗吞月,户户焚香击鼓,驱狗救月……”

他的一席话,让我联想起孩提时代的许多禁忌:不能直视太阳、不能用手指月亮、不能在月光下干坏事,月亮娘娘会看到……当然,这一切曾被当作“封建迷信”被清除了,或者随风飘逝了。

其实,巫文化并非端公和道士之术,那仅仅是巫文化构成的微小部分。巫文化是一种古老而原始的自然宗教活动。巫是远古时代的全智全能者,凭着直觉感应于天文地理,用神秘的卜辞传达出远古的信息,集中并传承了远古文化,巫所主持的祭祀仪式又是艺术的源头。

在我国,巫在五帝时代就已存在了,韩非子说过:“黄帝合鬼神于泰山之上,驾象车而六蛟龙,毕方并辖,蚩尤居前,风伯进扫,雨师洒道,虎狼在前,鬼神在后,腾蛇伏地,凤凰覆上,大合鬼神,作为清角。”真是一幅龙腾虎跃,呼风唤雨,黄帝战蚩尤的盛大场面,也是气象万千,绘声绘色的远古巫文化形象展示。

据《青铜器时代》所载:在人类早期社会,国王通常既是祭司又是巫师。“君及官吏皆出于巫。”拿巫文化极盛期的商代来说,开国君主汤就是一个巫师,而商的始祖契,是由其母简狄吞神卵所生,早已注定“先天有命”。在殷墟发现的卜骨数以万计,说明殷商时期敬奉鬼神,祭祀天地的巫教活动何其频繁!而对商王朝复兴起过至关重要作用的有两个巫:第一个就是巫咸;另一个是巫咸之子巫贤。巫咸是远古卜筮的发明者,精通天文历算,能测知过去和未来,是沟通人与自然及鬼神的灵媒。

此外,巫咸还是古代的神医,黄帝曾委托他主持医政,解除人民的疾患。后来,巫咸又被任命为帝尧的御医。巫咸因功业卓着,被帝尧封在咸泉之地,即今天的巫溪,是为巫咸国。

有关巫咸国,《山海经·大荒西经》云:“大荒之中……有灵山,巫咸、巫即、巫朌、巫彭、巫姑、巫真、巫礼、巫抵、巫谢、巫罗十巫,从此升降,百药爱在。”

所谓灵山,就是宁厂古镇北岸的宝源山,传说盛产丹砂,长有灵芝、牡丹、兰蕙、人参等珍贵的药草,鸾凤和鸣,百兽起舞,一派神山仙境气象。以巫咸为首的十巫升降于此山,通会天地,参应鬼神,庇佑一方百姓安居乐业,丰衣足食。

灵山上有一个十巫聚会的桃源洞,洞内即将出现十巫的雕像,都是根据着名女画家江碧波教授《十巫画册》中的形象来塑造的。这些远古的巫师们,或冷峻肃穆,或恬静淡泊,或赤发红脸,或长髯如雪,或牛首人身,或虎头蛇尾……特别是十巫中唯一的女性巫姑,长发飘逸,婀娜多姿,是远古着名的美女,即巫溪的盐水女神。

巫姑忠于职守,始终守护盐泉,使之盐水终年不竭。为了表示爱戴之情,人们建立专祠来祭祀她,虽历经数千年风雨,仍香火旺盛,绵延至今。

十巫中的首席当然非巫咸莫属,他是备受尊崇的巫师领袖。

赤发红脸的巫即居灵山十巫的第二位,他师从伏羲氏,精通卜筮之术,是东夷集团声名卓着的巫师。当时,巴人的祖先廪君原先居住在夷水一带,为了拓展生存空间,率领全部族人向外迁徙。当行至长江附近时,究竟是顺流东下还是逆流西上,廪君犹豫不决,于是问卜于巫即。巫即取千年灵龟之甲为其占卜。卜辞是:“国之将兴,宜于西。”廪君率部族众人披荆斩棘,溯江西上,终于建立起强大的巴国,创造出灿烂的古代巫巴文化。

十巫的第三位巫朌是帝尧之后裔。巫朌仰观日月星辰之象,俯察飞禽走兽之迹,最擅长沟通天地万物和人类的信息。他所在的国度风调雨顺,不违农时,因而年年五谷丰登,六畜兴旺。

十巫中须发如雪的巫彭,即我们所熟知的彭祖。他和其他六位都是医术高明的巫医,皆身怀绝技,手持灵药,有起死回生的本领。

十巫离我们已有四五千年之遥,但经过女画家江碧波艺术地再现,虚无缥缈的十巫陡然间变得活灵活现,可触可摸……联想起古希腊神话中的一些女巫形象,如特洛伊的公主卡珊德拉,还有帮助古希腊英雄伊阿宋窃取了金羊毛的美狄亚等,都是巫术极高的巫女,原以为她们是巫文化中最古老的艺术形象,而今,和灵山十巫相比,她们起码晚生了一千年,真可谓“小巫见大巫”。

从巫溪归来后,或许是沾染了一丝半缕远古气息之故,开始对神秘的巫文化产生了兴趣,生命的底色中也添了几许梦幻般的霓虹。

更多现代散文

猜你喜欢

更多现代散文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