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散文精选 > 短篇散文 > 正文

我们是邻居

作者: 蒋寒2016/04/07短篇散文

妻子下班回家,人没进门,先闻其声,嘿,门外一箱废瓶子哪去了?见我没搭理。她嗓门儿更大了,你拿去卖了吗?我说,谁稀罕!嘿,妻子嚷道,怪事了,废瓶子都偷,真不是玩意儿!

分明是剑指对门的老头儿。

一个白皙高挑的老头儿,时常在楼道的窗前抽烟。楼是老楼,没电梯,我们两家住顶层。或许他怕家里污染,就出来抽了,窗台的花盆里已栽满烟头。我们搬来四年,从没去对门串过门。不知老头儿是对门的什么人。

我劝妻子算了,不值几个钱。妻子立马矛头对我,在家还丢东西!

那以后,老头儿再没在楼道里出现过。夏天过去,花盆里的烟头也没再增加,莫非是妻子的话刺伤了老头儿,悄悄走了。

我心里着实过意不去,想向对门主人当面表示歉意。机会来了。一天,我正上网,突然断电。

两家电表并挂在门外墙上。推开门,见一位电工踮起脚尖正忙碌着,我问咋了?对门应声大开,一男子说他家线路出故障,连连说对不起,倒让我无地自容。你住这儿?我尴尬道。对对对。男子笑着说。我支吾道,老人走了?听我突然问起老人,男子愣了一下,呵呵,你是说我岳父啊,他住院了,过几天回来。没聊几句,电工就麻利地收工了。

还不知彼此姓啥,两家又是空门对空门。

我叮嘱妻子,说对门老头儿住院了,过几天回来。以后咱别在门外放废瓶子了,邻里间伤了和气不好。妻子说,知道了。

楼道里再碰到老头儿时,他更加苍白清瘦了,不再抽烟。

回头,见妻子又将纸箱饮料瓶什么的堆到门外。我说何必呢,我们是邻居。妻子的回答让我汗颜,正因为是邻居,所以才要信任,万一上回真是冤枉人家了呢!

这天,我正换鞋准备出门,忽听对门咔地一声,朝猫眼一看,是老头儿,身穿保暖针织秋衣,不像是出门,他要干吗?只见他径直走到我家门外,我这才注意到,门外的纸箱里躺着好些废瓶子,不等我多想,他便诡异地弯腰怀揣废瓶子,然后转身溜回屋。我彻底无语。良久,我才蹑手蹑脚出门,怕惊动老头儿。

我真担心妻子下班回来,发现纸箱被别人动过,又嚷嚷,让对门难堪。谢天谢地,她竟然若无其事。

倒是第二天早上的一幕让我傻眼了!妻子上班走后,我听见对门咔一声,赶紧往猫眼里看,只见一个漂亮女人快速地掏出坤包里的一只只废瓶子,扔进我家的纸箱。跟老头儿一样诡异,她是老头儿的女儿?我正纳闷儿,见她飞起一脚踢向纸箱,随即匆匆下楼。纸箱碍她什么了?老头儿从纸箱里拿,她往里面扔,末了还对纸箱表现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我把这一幕对妻子一讲,谁知她笑得前仰后翻,还打赌说,看着吧,到时她还得感谢咱们。

说心里话,我从此对纸箱没了好感,每次出门,也忍不住踢它一脚。多次提醒妻子拿到楼下收废站处理了。妻子应了,就是没行动。后来我才发现端倪:对门女人不再踹纸箱了,有时上下班还往里面扔废瓶子。妻子也扔。可那纸箱总是没有满过。

忽然一天,妻子一脸沉重的回家。我问她咋了?妻子说,对门大叔,就是那老头儿,走了,癌症晚期。走了?我不信。

大叔姓钟,没错,对门是他女儿家。妻子说,小钟很感谢她,说在她的配合下老人走得安详。你可知道,大叔乡下还有两个儿子,嫌他到处捡垃圾丢人现眼,嫌弃他,才被迫进城跟了女儿……

那天,楼下收废站的人从对门拉出三麻袋废瓶子。小钟哽咽道,爸看不到瓶子,就烦躁……她硬要将钱给我们。

妻子婉言谢绝,说,我们是邻居。

妻子说“我们是邻居”的时候,嗓门儿很高很有力,小钟紧紧抓住她的手,热泪盈眶。

更多短篇散文

猜你喜欢

更多短篇散文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