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散文精选 > 现代散文 > 正文

好汉城

作者: 张学红2016/02/03现代散文

相信一见钟情吗?自从看了摄友拍的好汉城,便情不自禁,心再也放不下,我一定要去见见它。

周末一早,驱车赶往心目中的好汉城。

一进门,垂柳夹道,头顶是大红灯笼,两侧是飞檐雕角。秋日的晨光温柔地洒在灰墙黛瓦上,几缕青枝绿叶缠缠绕绕,顺着瓦檐懒洋洋地耷拉着,在秋日的阳光下伸着懒腰。

越过大门,仿佛越过了光阴的门槛,时光倒退,一切都慢下来,剪纸、木桌、木椅、酒坛子、粗瓷大碗、中药铺、草药包、戏台、大鼓、红灯笼……地上是红砖绿苔,屋内是木板铺道,木格子窗户,老式门栓……两个戏台相对,台上大鼓,轻轻一拍,嘭嘭作响,很有气势,这就是唱对台戏的台子吗?

顺路前行,拐进了一个木琴作坊。墙上立着琴架,地上布满了刨花和木屑,老木匠用各种工具精心制作木琴。

期间我用相机对他拍摄,他似乎没有看见我,神态安然自若,继续他的作业。我被这份认真投入的神情感染,走路都翘着脚尖小心翼翼,生怕弄出一点动静,打破这份宁静,默默地看他刨木头、锯木头,用尺子丈量,从耳后取下铅笔画线……

他戴着老花镜,白发银须,皱纹里刻着岁月的印记。我们之间没有任何语言和眼神的交流,但又默契十足,他作业,我拍摄,各自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各自投入其中。

靠墙的架子上挂着刨子、凿子、锉、墨盒、尺子、锯子……门后有几条拭汗的毛巾和两柄二胡,想象着老木匠在劳作之余,拭掉额头的汗水,倚在门槛上拉起二胡,悠扬的二胡声,会把我带入到童年的记忆。

小时候爸爸经常在家里做木匠活,木头在他手里,变戏法一样、木凳、桌子、椅子……就在他的手中一件件变出来了。

家里至今还保留着爸爸的作品,木头橱子,沙发……就连现在电动三轮车的棚子也是老爸用木头扎起来的,结实、美观、耐用。

爸爸最喜欢的乐器也是二胡。

这是一种机缘吗?感觉自己突然回到了的童年,那个扎着两条麻花大辫子女孩,瞪着一双忽闪的大眼睛,坐在板凳上,静静地听爸爸拉二胡,看爸爸刨木头,木头上卷起一层层木花,片片飘落在地上,我闻着木头的香味,挑着好看的刨花玩。

院子里炊烟弥散,一位老大爷一边劈柴,一边烧火做饭,砖砌的灶台上驾着一口黑色的大铁锅,地上放着一盆茄子和一桶水,旁边简易木桌的菜板上,有切好的葱花和红辣椒。真想用粗瓷大碗盛上一碗菜,啃着大白馒头,夹着筷子和他们吃大锅饭,享受劳作后的大快朵颐。

暂别木琴作坊,拐到一座客栈,整个房子木门,木地板,木床榻,抽屉上镶着耳状的拉手,桌子上摆放着老式台灯。

床榻古朴优美,四角木柱支顶,床周雕镂花草鱼鸟纹样。卧榻上锦被绣衾,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

床榻前有拖地的长帐幔,榻边是木格窗,竹帘遮隔,边上有拉绳,伸卷自如,不占空间,帘幔展开后透出丝丝光线,让人产生一种朦胧的空间感,竹香清幽,令人心怡。

漫卷竹帘,阳光从木格窗里透进来,地上的影子四四方方的,就像一封封信,顺着光线从古老的时空投递进来,静静地铺在木地板上,等我收阅……

更多现代散文

猜你喜欢

更多现代散文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