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散文精选 > 现代散文 > 正文

欲望的刀片

作者: 苗秀侠2016/01/19现代散文

最自在的日子是坐在书边,翻看那些字。所以冬安居的小说《当时惘然》(《湖南文学》2015年3期),便与我不期而遇。小说中那个为爱冒险为情痴狂的女孩冰冰,举着欲望的刀片,嘴唇通红,眼睛湿润,无辜地站在我面前,欲说还休。女孩,别急,我先来说说你。

你向这个被你称为"糟老头"的冷焰投怀送抱,不是爱,是交换。目的很简单:要一个论文比赛的名次和奖金。在没有任何铺垫的情况下,你脱掉外包装,连眼神传递的都是"各取所需,互不相欠"。在两人心安理得的偷情游戏里,你尝到了权势带来的一个又一个惊喜,那些奢华你要拿出半生的奋斗,都不一定实现,而这个“糟老头”,在你的一声嘤咛里,让你瞬间成任性公主,最现实的欲望也被一一撩起:毕业后的工作、前途,甚至未来的人生享乐,都要拜这个"糟老头"所赐。连饥饿的情感地带,也长出蛇信般的齿子,张牙舞爪地鲜活起来。“饭在锅里,我在床上”。这是朴素的居家过日子模式,为什么你不可以拥有?或许,正是这种原始的归属感,让本无心上位的你,有了篡权的冲动。女孩,你的悲剧就此展开。

我把青春给你糟践,我比你女儿还小,工资卡、银行卡,商场的一掷千金,各类聚会的荣耀,为什么就没有我的份儿?就连偶而得来的化妆品,也是那个黄脸婆化妆品套装的附属品?嫉妒让你疯狂,贪欲让俊美的青春之颜变作巫婆的丑陋。你向"糟老头"宣战了。岂不知,这场战斗,你获胜的几率太小了。你了解男人吗?

我来跟你说冷焰。这个55岁的中年高知男,在数年婚姻的平淡和事业小成的满足里,他对女性的审美只有一条:青春。他享受的是你光洁美丽的身体,也包括属于年轻人的语境和撒娇任性。当他被一个年轻女孩的身体喂养、滋润、梳理,渐入佳境时,他当然也拔根汗毛般的回赠于你。你呢,只是暂时拿出身体,换取你想要的东西,大家各取所需,泾渭分明。一物换一物,是多么平等的交易!如果仅仅是这样一种模式,世界就太平了。可惜的是,你的欲望会增长,情感会蜕变,这种变化是在不自觉的状态下形成的,那么,问题就来了。

以你这个年龄的心智和经历,哪里读得懂一个55岁"糟老头"的人生之棋?于他,不过是付现的消费,尽管婚姻疲软,老婆色衰爱弛,他却不想推翻现世的婚姻之船。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对普通男女而言,是庸俗的凯歌,对强者来说,就是悲壮的漫长征途了。庸俗也罢,悲壮也好,弱者全心维护,强者尽力保全。甚至,强者对人生、婚姻的解读,更通透明智。人生不过是场巨刑牢狱,而婚姻的囚禁简直不值一提,婚变是从一所监狱转至另一所监狱,虽说狱友、狱卒和狱规不同,但几乎大同小异。明智男不会有转狱的心,他宁肯在熟透了的模式里生活,倘若有某种念想,只需拿出百分之一的心思,便可完成夙愿。那种婚姻外的游戏,那种疑似爱恋和被爱恋的感觉,就像他花钱订制的盛宴,享乐过后,拂袖而去,哪里需要去打扫杯盘狼藉的残局?

可是游戏的另一个主角却不是这种心思,你要向世人拿出你的爱,你要让毒蘑菇见光。本来轻松的男欢女爱,变成利益纷争的战场时,一切诗意和美好哗啦粉碎,好比装饰华丽的墙面瞬间剥落,露出粗鄙的土砖坯。男人开始找全身而退的策略,女人举着战刀步步紧逼,爱场充满血腥,无论是两败俱伤,还是弱者自食其果,悲凉的结局不言而喻。

那么,女孩,我们再说说婚姻。在现世里,作为婚姻合伙人的男女经营者,彼此合法地享受性爱、繁衍子嗣、安邦乐业、扶幼携老,也算为社会安宁做了贡献。婚场里大多的女性,是把主平台让给男性的,男人辉煌,全家荣光,已是一种模式。女性收获的果篮里,丈夫的成功,儿女的成才,装得满满腾腾,自己的成败,就像揉碎的青春一样,撒进丈夫、孩子的荣光里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成功男,为姿容褪色的发妻一掷千金,也是合理的让其享受家庭的果实,岂是第三者可以指手画脚来责怪的?偏偏第三者要坐享其成全盘占有,最后不惜拿出刀枪剑戟,伤不着别人,反把自己搞得遍体鳞伤。我知道你的初衷不是篡位,你是把自己低到尘埃里并开出卑微的花朵来游戏的,只是最后被男人的光华照射后,由不得自己就长出了欲望或者说真感情也成长起来了。就算有了真感情,也难逃走捷径夺果实之究。如果从饮食的角度来评判,你不过是吃了人家的剩饭。剩饭吃多了,胃口、身体也败坏了,哪里有明媚的未来?不如实实在在找一个年貌相当的男子,从青葱岁月里打造婚姻的盛宴,无论有怎样的结果,过程毕竟是鲜明、安坦的。

最自在的日子,我在书边说,说到深夜。住处的霓虹撤走了虚假的热情,只有主楼门头上的游走字幕墙,红肿着眼睛,欲哭无泪。那么,女孩,放下你欲望的刀片,回归你的明眸皓齿你的青春蓬勃。太阳永远从东边升起,爱情之花开在阳光下,才是明媚才是美好。

更多现代散文

猜你喜欢

更多现代散文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