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散文精选 > 短篇散文 > 正文

山鹛的舞台

作者: 陈瀚乙2017/11/22短篇散文

在这林中,怎么会有猫呢?不过,很快我就不这样狐疑了。我还是听它“啾——啾——”吧,再有耐心,我会听出圆润,刚强,高音,低音,过渡音……

它宛如“凤姐”,未见人时,音到。次第出场的规则就是这样美妙。而这时,我看到一树枝的微抖,向下,平了,再向下倾。我要感谢冬天。因为这树枝是没有叶子时,我才看清楚的。好像要改变冬天对我不好,我要等待春天这样的感觉了。眼看它到了枝头了,它要飞了吧。猜猜是有趣的。不过,它没有顺我的思路走下去,循序渐进地飞起来,而是沿它的想法,转身,又走,枝桠起,再起,平了,向上斜……

这份安闲,是不是就区别了它的狼嚎声,以及悠远声的形态了。是,或者不是。“你懂的。”而它身体的冷色调,褐色也好,灰色,白色的确比较地协调。就算有了斑纹,还是协调,不突兀。

我想这是山鹛孤独的时刻吧,于是散步。这和魏晋时期服食“五服散”的散步者绝无可比性,是一种纯自然的散步。所以走过去,还有点孤单,走回来,便多了悠然。步态是一句话,或者一面心灵的镜子,可以媲美于眼睛是心灵的窗户。

这地方,山鹛选对了。像鸳鸯上树,是柳树,鹪鹩爱到有苔藓的石头处玩。这“长尾巴狼”的尾巴,我与绶带鸟一比较,“一个是美玉无瑕,一个是阆苑奇葩”。山鹛的骨质美与绶带的柔美,由我综合起来享受。一小小枝桠,山鹛能走一走,听一听,唱一唱,宛如绶带鸟的尾巴之有风可以弯卷,扭曲,无风则是心情之斜,曲,长,侧卷。

平台处,我见到山鹛在细细的枝桠上,这么淡然,这么从容是第一次。故记之。

更多短篇散文

猜你喜欢

更多短篇散文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