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散文精选 > 短篇散文 > 正文

村殇

作者: 刘小四2017/11/22短篇散文

桂子花落后,露水就重了。天上,月亮苍白着脸,几颗星子忽明忽暗。残垣断瓦中,孤零零的房子里,有微弱的烛光跳跃。

爹坐在忽明忽暗的光里,静静地望着屋场上的工程车。月光下的工程车,像庞大的野兽在潜伏待发。用不了几天,这个老房子就会被它肢解、推平。

爹种了一辈子的地,临到老了,田地被征收了。大家说,真好,土地闲在那里也不值钱。

尘土飞扬,工程车突突作响,大片的田地和河流,被填平夯实。光秃秃的土地上,连根绿草也看不见。爹恍惚起来,这是哪儿呢?夕阳在土地的尽头,无遮无挡地落了下去了。

爹闷闷不乐地回了家。狗摇着尾巴,在爹脚边梭巡。鸡也小跑过来,不停地叫唤。爹这才想起该给鸡喂食了,对着地上撒了半瓢谷,鸡拥了上来,半地的碎金,转眼就没了。

吃晚饭的时候,哥打来电话说,叫了车,明天帮爹搬家。娘赶着说,早收拾妥当了,就等车了。挂了电话,娘又说,水电都断了好几天了,还住甚啊。

夜凉如水,爹坐在摇曳的烛光里。房子和田地像他的兄弟一样,帮他度过了那些艰难的岁月撑起了这个家。如今,他老了,房子和田地也老了。老了,就没用了。他把它们卖了,他恼着自己,又没个地方说理。

一只纺织娘蹲在墙角,突然铮铮地叫了起来,爹猛地惊醒过来:明天,这一切都不存在了,我还像个农民吗?

更多短篇散文

猜你喜欢

更多短篇散文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