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散文精选 > 短篇散文 > 正文

隔壁东源叔

作者: 王来石2017/07/26短篇散文

隔壁叔,大名余瑞生,小名东源,大家都叫他东源叔,在单位当过团委书记、会计、工会主席等,2014年春去世,终年76岁。

东源叔高大健壮,会说话爱开玩笑,长得浓眉大眼,但笑起来双眼却眯成一条缝,谁见了他的模样,都说是个斯文人,殊不知他是个多才多艺勤劳而下得了苦的人。

东源叔是一位吆喝高脚牲口的车把式,爱高脚牲口在我们户县莫寺坡村一带出了名。有一次骑自行车下班回家,半路见人家吆喝一匹马由七号路往北走,就下了车推车跟在人家马的屁股后欣赏,看马行走的架势,听马蹄吧嗒的音韵。走到大王镇,有熟人见他,问:“叔,你到哪里去?”他才醒悟,但已经多走了七八里路。上世纪80年代,东源叔在户县造纸厂工作。他利用下班的空闲,给造纸厂拉麦草。为此在后院盖了两间养马的瓦房,整治了一辆皮轮马车,养俩高脚牲口,有一匹马还下了马驹。婶婶说:“你叔下午下班回来,自行车一放,就急忙吆车收购麦草,叫娃装车。你叔在地下用铁叉向车上丢,娃在垛子上摞。装好一车,吆车到门口,回家吃晚饭。饭后歇会,吆车走,有时后半夜还没把麦草交到厂里,没过磅呢,人睡车旁,排队等候,经常是天明刚交了麦草,就紧跟着去上班。有一次拉麦草,操劳了一个下午和一夜,结账一算,才挣了五元钱。拉麦草最怕的是没装好,半道上麦草垛子倾斜,或者倒了,麻烦得很。都是为了盖楼。看人家都盖了楼呢,心热。秋夏两忙,你叔还给人耕种犁地。”就是这样,硬是给家里盖起了楼房。

东源叔爱好拉二胡,也精于拉嗡子(大胡琴),在户县民间秦腔艺术团体里也是出了名的。振华威村现年70岁的老高给我说,有一年三伏天在振华威村唱戏,正当中午,太阳火辣辣的,他把守台口,面对太阳拉嗡子,台下看戏的人都寻树荫凉坐。老高当时问:“老哥,你在台口,热不热?”他说:“没感觉到呀,不热嘛。”晚年东源叔经常骑电动车随民间戏班子演出,谁家有红白喜事,无论天晴下雨,随叫随到。也常自娱自乐,聚集爱好者,在自家院里尽兴敲打。

平时东源叔每天早晨起来,把我们那条街扫得一尘不染。我们每次起来开大门,外边已经由东源叔清扫过了。有一次,我见了说:“叔,我家门前你就不要扫了,俺自己来。”他说:“没事,就当锻炼身体呢。年轻人忙,好好睡你的觉。”大雪天人们还在香甜的梦乡,东源叔却早早起来,把整个街道的积雪扫完。街道没硬化,每次下大雨,他都戴上草帽,操心改水放水,怕地势低的人家让水淹了。

更多短篇散文

猜你喜欢

更多短篇散文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