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散文精选 > 情感散文 > 正文

粉饰

作者: 张梅英2017/04/21情感散文

那时,我还年轻。

和许多刚从农村到城市的女孩一样,不懂得梳妆打扮,整天素面朝天,清汤挂面一样,甭说胭脂粉彩,就是连一块钱的擦脸油都几乎没有用过。

那时,只知道一门心思地上班,每个月领到微薄的收入,都拿回老家交给了父母贴补家用,有时候看中一件自己喜欢的衣裳,一问价钱赶紧离开,所以我的衣服永远不会时尚。

日复一日地穿梭在繁华的都市,我始终是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一眼就能被识别出来的农村小女孩,单纯、朴素,从不矫情。

据说,她是我们楼下一个有着几千人的大厂的销售部经理。

那时,她大约四十岁,身材婀娜,看上去就像一个未婚少女。烫着当时流行的大波浪,化着浓妆,涂着眼影,抹着睫毛膏,染着红唇,穿着紧身亮色的衣服,踩着一双很高很高的高跟鞋,浑身显得凹凸有致,走起路来如风摆柳一样,一步三扭,看上去妩媚极了,亮丽得像个电影演员。

她的每次出现,都特别吸引我的目光,看到她我便不由地向她行注目礼,目光随她而动。都说异性相吸,同性相斥,对于她,我却一点都不排斥,反而非常欣赏她那娇艳的美。那是我在农村从未见过的色彩。

那时,我的衣服都是肥肥大大的,与我瘦小的身材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因此,我打心底里一直有一种自卑,总在想:为什么自己那么不漂亮呢?

因了她的缘故,我攒钱买了一只红色的口红,每次上街时,我都悄悄地涂上一点,又不敢涂得像她那么红,生怕别人看到会笑话……

就是那样一只廉价的口红,偶尔点缀着我的二十岁之前的整个青春。

她跌下我神坛的那一日,是我第一次靠近她。

当时,我在门口买了一支冰糕,刚走没几步,她就从远处走了过来。看着心中的女神离自己越来越近,我心潮澎湃,几乎屏住了呼吸。

她也是来买冰糕的,不知道为什么竟和卖冰糕的老太太吵了起来,甚至还举起手中的冰糕砸向老太太。不知是汗水、泪水还是化了的冰糕水,混合着从老太太脸上淌了下来,就这样,她还不依不饶地叫骂着。

她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摆动着身体依旧婀娜地从我身边走过,那一刻,我才真正看清了她的嘴脸。她的眉纹得细细的,极像《红楼梦》中刁钻的王熙凤;她的脸上涂着厚厚一层粉,在她经过我身边时,那些粉开始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那一刻起,我突然懂得了,一个人真正的美丑不在于她的容貌,心是丑陋的,脸长得再好看也是让人不齿的!更何况她的那张脸上,涂了厚厚一层脂粉,在阳光照耀下,有一种失血的惨白!

如今,我也到了她当年那个年纪了。经历了长发飘飘,红唇艳艳的青春;经历了晨风暮雪的岁月,我懂得了知足与感恩。

生活中,我时常告诉自己,善待自己,宽容别人。

有时候,我也会化淡淡的妆,掩饰一下眼角眉梢的皱纹。可是我知道,岁月终不会因为我们爱美而关照我们,每个人,都会在岁月的长河中老去,即使她曾经肤白如雪,也终有一天会布满皱纹。

唯一不老的,便是容颜沧桑也遮不住的美,那便是人性的光辉——一颗永远向善的心。

更多情感散文

猜你喜欢

更多情感散文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