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正文

静默的土地

作者: 姚雅丽2017/04/21抒情散文

高贵的灵魂是有香气的,高贵的土地也是有香气的。这一片土地,因为一个泉郡名士的短暂驻足,一段传奇爱情的匆匆路过而充满香气。那些逝去的情节,便是永不消散的光环,笼罩着这一片生生不息的土地。这一片土地,承载了瞬间的风云突变,更盛满了永恒的细水长流。清源山是它的天然翡翠屏障。它在时光里不动,人世便有了从容不迫的秩序。唯有不动不摇,才有力量对抗海天风云。任凭你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它都心如明镜,一目了然。

喧嚣的土地开不出绚烂的花朵,丰饶的硕果只属于沉默的土地。土地上的人们安然踏实得像一株禾苗,一块深藏不露的块茎。他们落地生根,与万物同生长,与土地形成了一种默契。春来播种,秋来收获,四时听花开,午夜闻虫语。耕耘者是最贴近土地的,能听到地母的呼唤。他们沿着土地上开出的一条条通道,求索、远游,可最终还是眷恋、回归。

石壁渗泉,苍苔附壁,山花含羞,八面来风。我把脚步放轻,再放轻,漫游于清源山脚下的群山社区。它与大泉州的其他区域无异,并无多少老旧的物什,可人们的脸上却流溢着古意。村庄里,陈三桥下的绿水听了太多的臆想而波澜不兴。也许当年翻过了一座山,就可以暂时隔绝家族以及个人的惨痛记忆。命运让他在这里做个仓促的逗留,也许有心,也许无意。惊慌的脚步曾经惊扰了这片安宁的土地,而淳朴的乡民却以最宽柔的情怀接纳了那些踉跄和惶惑。

眼前的群山社区,原名玉苍村,它背枕将军山,将军山系清源山脉的一座峰峦,因山脚尚存施琅将军的坟茔而得名。

正值冬季,最适宜在社区里转悠。阳光有些恍惚,有些摇摆。它醉醺醺地穿行于巷陌间,尚存着夏天的记忆,也透露出对寒冬的一丝憧憬。山色朦胧,田野青葱。青青田园与远山构成富有层次感的画卷。行走间,张开肺腑,吸纳着从山谷里吹来的风,几乎还可以闻得到当年陈三五娘为爱而归隐林泉的怡然自适。陈三名麟,字伯卿,因排行第三,又叫陈三。其故里在泉州市洛江区河市梧宅。漫漫岁月,陈家故宅虽惨遭焚毁,可旧影依稀。少年陈三读书处“青阳室”如今仍有迹可循。

在时间的纵横交错中,所有的擦肩而过和相遇相知都是偶然中的必然。没有一千次的回首,没有前世今生的凝眸,怎会在陌路相逢时认定了彼此?泉州的玉面书生陈三就是在这样一个满城飘香、荔枝满树的时节,送兄嫂前往广南上任。此时,少年的心海中,是否浮荡着一个玉人儿?潮州城的富家千金,果然是深闺佳丽,生得是眼如秋水,肌胜冰雪。此时,她的梦中,是否有泉州城那个少年家?我想,肯定是彼此相思无数,否则,怎么会在目光交接的一霎那,电光火石,相许今生?伊共丫环上绣楼,阮与书僮策马过。不早一步,不晚一步,前世就约好的,今生怎能躲得过?

陈伯贤与陈伯卿,一个不肯低头折节,宁为玉碎,不为宫倾,在倒下去的土地挺起了傲岸的身姿;一个为爱俯首低眉,义无反顾,生死相随,在投进去的古井里流淌出永恒的深情。都是男儿本色,都是侠骨柔情,都化为这座山,这片土地的底色。

传说元兵入侵泉州,大肆杀戮,陈伯贤策马从清源山朋山官道火速赶来,却见洛江梧宅陈家宅院被元兵包围,烈焰冲天。陈伯贤自知难救陷于火海中的家人,亦不愿被虏受辱,遂吞金自杀。漫天的火光是一道殷红的血迹,是撕心裂肺的痛,是扼杀名士的一把利刃。陈三和五娘于刀光火影中落荒出逃,双双投井殉情。一个刻骨铭心、生死与共的凄美爱情也于惨烈的火焰中升腾。

时光幻化成滚烫的洪流,远走的是无法逆转的命运之舟,留下的是千古恩怨让后人评说。历史的余音不曾消散,先人的风骨一脉相传,人世间充满闲言碎语,善恶忠奸自在人心。记忆无从说起,可是,人们并没有遗忘。关于陈三兄长陈伯贤吞金自杀的缘由,群山社区的老百姓更愿相信他们口耳相传的另一个版本:陈伯贤仕途得意,圣恩隆重,却招致同朝为官,同是当时大闽南地区的同乡,潮州林大的忌恨。林大设计诬陷陈伯贤私藏兵器,暗自招兵买马,欲图谋反。并伪造刀枪投井,操练兵马的现场,密告朝廷,终导致陈伯贤家宅被焚毁,合族被追杀。一心效忠朝廷的陈伯贤春风得意,衣锦还乡,行至清源山朋山官道上,远望乡里,却见洛江梧宅陈家连片华屋火光冲天。“私藏兵器,密谋造反”这莫须有的罪名如何让一身傲骨,忠贞不二的运使陈伯贤承受得了?士可杀不可辱,陈运使自知百口难辩,遂于朋山岭上吞金自杀,以一死明心迹。

这片土地千年来静默无语,它悄悄地安顿了家破人亡的大丈夫陈伯贤,也把断肠人陈三五娘的泣血情殇小心收藏。运使陈伯贤的一身正气、英武忠贞,三哥陈伯卿的风流浪漫、千古深情,都不曾被时光湮灭。朋山古道上的龙泉祠,就像一段深藏不露的故事,世人或许并不知晓,但却被群山人铭记。匆匆的脚步在山林,在村庄留下无法抹去的印记。陈运使吞金饮恨的朋山古道,运使宫(龙泉祠)虽历经损毁,但诗文犹在,风骨尚存。“运使千古,先生一人”是后人对运使官的褒扬。当年三哥五娘落荒而逃途经的小桥,依然刻有“陈三桥”三个字。桥下绿水依然荡轻波,揉碎了的心,依然是一汪深情。

碎了就碎了,这一个故事。站在这里,我不晓得如何说起。荒草掩盖了许多细节,却把细节之外的情怀延伸。我要说的,是故事的延伸,是美好的延续。

更多抒情散文

猜你喜欢

更多抒情散文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