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散文精选 > 短篇散文 > 正文

散步

作者: 倪苏芸2017/04/21短篇散文

冬日寒风尖叫着,平素波光粼粼的水面竟像冻住一般,风吹过,再无涟漪。路上行人匆匆,惟有我一人,独自走在小路上散步。

抑许时光脚步匆匆而过,带走逝去的回忆,当我们追赶上时,才发现日子太瘦指尖太宽,不经意间便消失殆尽。而我们,从未有过半分散步时的闲情。

“呼呼……”我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发丝,裹紧棉衣,继续在湖边行走着,边走边用冻僵的眼神望着行人。我弓着腰,蜷着身子,寻了处清净地,站在一边,一言不发。可能是太冷了,手往袖口缩了半分。

“小姑娘,小姑娘。”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我,我不禁呆滞了一会,机械般转头,只见一穿着灰白色羽绒服的老人,坐在河边,但他没像我一般漫无目的虚度年华,站在一边发愣,而是拿着一根钓鱼杆,抓着杆一头的手冻得通红。我搓了搓手,呵了几口气,疑惑着走了过去。

“小姑娘,你怎一个人出来。”老人见我走过去,倒是没有生分,扶了扶眼镜,与我交谈起来。虽说与我交谈,但目光偏偏从未移出过水面,我呼了几口气,转头望向鱼桶,光线昏暗,但也依稀看得出桶中空空如也。

我一愣,一下子好奇起来,姜太公钓鱼?但这天气,有愿者也不会上钩啊!“老爷爷您这是……钓鱼?”我并未听老人的话回家,而是换了个话题。我料想,老人给我一个回答。不曾想,老人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我不禁皱起了眉头,眨了眨眼,眸中闪过几分疑惑,何为钓鱼,何为不钓?怕是连我自己都不清楚了。“这是什么意思?“我分了神,不假思索说道。说完才醒悟,适才自己也太没礼貌了。

老人又扶了扶眼镜,镜片上闪过几分光芒,他笑了起来,眉宇间透着几分释然:“孩子,我钓的不过几分闲情罢了。”我摇了摇头,寒风吹过,头又往衣领处缩,才意识到我在和一个陌生人说话,匆匆道别又匆匆离去,到底也没明白老人的意思……

回家的路上,冥冥之中又忆起老人的话,我仿佛与心灵进行了一次散步。如今社会喧嚣,为了名利与地位,人们脚步匆匆,失去了自我。也许浮生偷得半日闲,方使浮躁的心灵净化。想到这,我又放慢了脚步……

更多短篇散文

猜你喜欢

更多短篇散文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