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散文精选 > 短篇散文 > 正文

我心中的凶老头

作者: 杨佳鑫2017/03/28短篇散文

这是那个瘦高的凶老头离开我的第五个年头。五年里,他的身影还会时常出现在梦里……

凶老头是我的外公,小时的我就住在他的家里,并经常跟着他出外务农。外公在挖地,我则肆无忌惮地躺在一块大石头上,看看这儿,瞅瞅那儿。一会儿“外公”,一会儿“老头”地叫着。他也不恼,不时抬头看我两眼,确定无碍了又继续低下身子开始劳作。

外婆传饭了,老头没理。

我说:“我饿了。”他也没理。

或许是工作结束了亦或是被我吵得不想继续了。他终于直起腰来,扶着额头喘了口气才睁开眼看看我,这才带我回去。

夜里,老头就坐在我身边看《水浒传》。他坐得很直,像一个军人,不时还抬起酒杯抿上一小口。

“老头,你敢喝酒,我要告诉外婆去。”不理我。

“老头,杨志是谁?”还不理我。

“老头,我要出去玩!”

“不准!”他终于搭腔了。

”凶老头!我就要去。”

我摸着黑从堂屋里过时,不小心绊到了门槛,摔了一个很标准的“大”字。听到响声的他早就冲了过来,还没等我嚎啕大哭,他就把我从地上抱起来。

我坐在他怀里,看着桌上的陶瓷酒杯入神。想了想说:“老头,你为什么那么爱喝它?”

“因为它好喝,它是个好东西。”

“我也想喝!”

“不许!你太小了,等你长大了才可以喝。”

“哦,老头,你这么爱它,等我长大了,我给你买很多很多。”

他有些惊讶地看了我一眼,随后又把目光移到电视上。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我的背,困意顿时席卷而来。

迷糊中,我听到他在叨叨:“你妈也真够狠的,把你姐弟俩扔我这儿两三年,也不来看看你们咋样,钱也不按时寄来,眼看家里的炭也快没了,从哪儿去弄钱买炭,光给你这个小祖宗看病就花了我不少的钱,你舅舅又早就分家出去了,现在叫我咋办?不行,明天我给你妈打个电话,太不像话了!”

听到妈妈这个字眼,困意早已经去了一大半。是啊,很小,我就失去了母爱。

“外公,我给你买炭吧。”

“乱说,小毛孩一个,你拿什么钱给我买,找你妈还差不多。”

我把外婆给的一元纸币掏出来,故意在他面前晃了晃。“我要给你买辆大卡车,再给你买一车的好煤炭。”

他沉默了。

这个夜晚我睡得十分安稳,因为有他在。

我上学了,老头给我买了新衣,是很帅气的套装。

第一天,我很乖,跟着姐姐去上学,第二天却有些不情愿了,第三天,我彻底不干了,不管老头怎么哄,怎么骂,不去就是不去,趴在地上死活不起来。老头急了,忙叫外婆给他那家伙,说今天非收拾我不可。

我忙着爬起来,躲在堂屋门槛后面,边哭边叫:“老头,你坏蛋,李思忠,我讨厌你!我是不去学校的!”

那是我第一次叫他的名字,也是唯一一次。我看到他在听到我吼他时眼里的黯然。他最终还是没打我,高举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踱回到客厅里,喝起酒来。

后来,我被妈妈接走了,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那里没有大白,没有胖猫,没有他……

几年后的一天,妈妈急冲冲地跑到学校来给我请假收书包,带我连夜回家。我不敢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只低头不语。恐惧害怕顿时涌上心头。

直到,直到站在他面前,我发现我的天塌了。外公他走了,他永远的离开了我……

那天我又去看他了,用他最爱的陶瓷酒杯盛满了我给他买的酒。我就站在那里,在他的新家前一遍一遍地回想曾经,回想老头和我之间的每一件事,每一个对话,每一个眼神……

更多短篇散文

猜你喜欢

更多短篇散文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