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散文精选 > 短篇散文 > 正文

三毛养鱼

作者: 张德杰2017/03/22短篇散文

“三毛”是我在农村老家的邻居。可能是他弟兄姊妹多排行老三,也或许是他排“毛”字辈,村里人都叫他“三毛”。三毛中等个、偏瘦,40多岁,年轻时就偏好钓鱼摸虾,这些年干脆自己承包了村里的鱼塘,每天早出晚归,就是日子过得紧巴点。

三毛20多岁时在镇办企业里上过班,由于他嫌限制“人身自由”就干脆回家种地了。三毛结婚后以每年1000元的价格承包了村里的池塘,放养了鲤鱼、鲢鱼等鱼苗,一两年后鱼长到中等个时,他就在鱼塘边盖起一个看鱼房。除了农忙时,他基本天天靠在鱼塘里。养鱼成本低,但饲料钱也是个大问题。没钱,三毛一年也投放不了两三回饲料,干脆就割草喂鱼。鱼小时,家里能见钱的就靠那几亩地了。急用钱时,他就拿起网,隔三差五打上几网,算是应应急。每到他撒网时,岸边上总是站满了看热闹的人,打上几条大的,顶多也就二三斤重,不少人图个新鲜也就买了。自家养殖的东西,三毛从不斤斤计较,虽然他也想多卖钱。

就这样捉襟见肘过了三四年,鱼塘终于可以出鱼了,三毛几年来的忙碌换回了不到两万元的收入。但这对他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资金了,虽然同龄人在工厂打工一年就能挣这个数。三毛养鱼第一个周期就这样结束了,虽然挣钱不多,起早含黑,但也总算顺利。出完大鱼后,三毛拿出一部分钱又购买了鱼苗,开始了第二个轮回的养殖。可天不遂人愿,老天爷整个夏天没露几天晴脸,雨下得塘水暴涨,跑了不少鱼。三毛可心疼了,经常划着自己制作的竹排子在河里撒网,能打上几条算几条,然后再放回自己的鱼塘。

由于从三毛鱼塘跑出去的鱼不少,与三毛一路相隔的河里鱼渐渐多了起来,也渐渐大了起来,吸引了不少人前来钓鱼,三毛是干着急没办法。第二年,总算风调雨顺,但夏天那闷热的几天也真够鱼难受的。鱼塘开挖十多年就没清理过塘底,天气一闷热,塘底蒸发沼气,一下午时间,三毛的鱼塘里就有许多鱼露出了白肚皮,农村人管这样现象叫“翻塘”。三毛也顾不得心疼了,赶紧捞鱼。死鱼捞上来,小点的分给邻居们,也有不少人买他的,一是便宜,再是也算帮帮他的忙,毕竟这鱼是闷死的,又不是病鱼。三毛找来三轮车,叫上几个亲戚、朋友帮忙,打听好哪几个村有夜市,兵分几路奔赴那里卖鱼,也是能挽回多少算多少吧。

这老天爷真是难为人。刚经过大雨跑鱼没几年,这一年又遇到了大旱。眼见着池塘的水位线一天天往下跌,三毛又是急得没咒念。不用说现打井的钱没有,就是用附近的井灌水,电费也交不起。再说眼看承包合同就要到期了,也犯不上投入那么大成本了。好容易熬到第二年春天,池塘里只剩下半米多深的水,只好出鱼吧。三毛找来抽水机,抽了一天一夜才算清干池塘,大大小小的鱼,还是收入两万多元。

这年秋天合同到期了,三毛再次竞标,因为别人出价太高他没能中标。但三毛养鱼的热情始终没有减,他还惦记着鱼塘南面的那条河。他低价承包了长1000多米的河段。这一段河面因施工取土形成了10多个大坑,每个坑2米多深,天旱时,坑与坑之间分隔明显,雨水大时大坑就连成了一段河面,看不出坑的痕迹了。这次他承包的范围广了,大有他施展“才能”的空间。在放养小鱼苗的同时,他以每株一元的价格购买了小树苗,自己挖坑、自己浇水,一个多月时间把河岸栽满了拇指粗的速生杨。

三毛就这样一天一天忙碌着,别人都说他亏大了,可他却说日子慢慢会好的。

更多短篇散文

猜你喜欢

更多短篇散文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