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现代散文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快乐句子 > 散文精选 > 短篇散文 > 正文

张三碰上了李四

作者: 江野2017/03/21短篇散文

张三和李四这两个男子都是五十左右的中年人

夜里十点半钟,张三和儿子正在Y省省城街头卖爆米卷儿。这个时候,李四走了过来。

“听歌呢?”张三问他。张三见李四耳朵上也插了两个小耳机。

李四说:“听戏”

“听什么戏?”张三来了劲。因为张三听的也是戏。

李四说:“马金凤的豫剧。”

张三更带劲了,他说:“咱俩可听到一起了,我听的也是马金凤的豫剧。这么说,你也是H省的人了?”

李四说:“是的,我是H省L县的。”

张三说:“咱俩越说越近了,我也是L县的,可真是真正的老乡了!”

常言道,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尤其是在这个如此之远的边疆省份。张三就想象竹筒倒豆子一样把自己的情况全都倒给李四。

张三说:“白天我有工作,晚上闲着也是闲着,帮着儿子卖卖爆米卷……”

李四说:“我白天也有工作,上了一天班晚上出来逛逛。”

张三说:“混的怎么样啊老乡?”

李四说:“还可以吧,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

李四问:“哎,你这个小面包车多少钱买的?”

张三说:“两万。”

李四说:“这么个小破车也值两万?”

“可不是两万嘛!车子一万多,加上这两台爆米卷机,两万只多不少!”

“还只多不少,”李四说,“就这两个破机子,最多值500块钱。你有空去看看我那个小面包,比你这辆新多了,也就是才两万……”

张三这时就有些不悦了,说道:“你这位老兄怎么说话呢?就算是我这辆车一分钱不值行了吧?”这时他从高腿塑料凳上站起来,又说道:“我从小长大没见过有你这么说话的……我明告诉你,我是有工作的,我是一家私人医院的行政院长(管行政的副院长)兼党委书记,晚上闲着也是闲着,就给儿子当个帮手……”

李四一撇嘴,说道:“还行政院长兼党委书记,我还是厂长兼党委书记呢!谁信呢?”

听了这句话,本来坐回凳子上的张三,一下子又站了起来:“我张三一辈子没说过假话。”他边拉开挂在脖子上的装小录放机的黑包,把一沓子名片发给围观的人,边说,“大家看看都看看,我是不是行政院长兼党委书记?大家都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话?”

这时的李四丝毫也不退让,李四说:“大家看看,还院长兼党委书记,医院的院长就穿你这身?”

张三说:“穿这一身这是下班时间,是夜里来帮儿子卖爆米卷儿!是换了衣裳来的!晚上我穿这一身来卖爆米卷儿,白天我换上西装打上领带穿上亮皮鞋,坐在办公室我就是行政院长兼党委书记!”

李四心里似有一股邪气在往上窜,他直挺挺地站在那里就像要吃人一样:“你行政院长兼党委书记,你会让儿子开着个小破车在大街上卖爆米卷?。你哄谁啊?你哄鬼还差不多!”

张三脸上脖子上的青筋暴涨起来,对着周围的人说:“我告诉你,我儿子的工作很好找,我儿子的工作好找得很!我本来想让他在我那里开车,但工资不高,才2000块钱,所以我干脆就让他自己卖爆米卷儿,卖爆米卷一个月下来能挣万多块钱!对他也是个锻炼!”

李四脸上的邪气更浓重了,眼神直直的,他说:“还什么给儿子找个工作很简单,简单得很!什么换上西装打上领带穿上亮皮鞋往办公室一坐就是院长兼党委书记!这就能证明你是行政院长兼党委书记了?”

看来张三是要一拼到底了。这时,他捞出手机就哇哇地打起来:“办公室邢主任吗?这里有个人太不像话……”接着他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然后接着说:“你让小马小秦把那两辆救护车开过来……开到哪?开到东风东路延长线这里。现在就来!这个人跟我较上劲了,我倒要叫他看看我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算了吧!跟他罗嗦什么?没什么意思!”对方的声音很微弱。

张三说:“这不是话赶到这里了嘛!这不是事赶到这里了嘛!你叫他俩把那两辆车都开过来!一人一辆!”

这时候,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把张三和李四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

过了一会,就有两辆白色的救护车呼啸着从西边还真的开了过来。

人们不约而同地齐刷刷朝救护车看过去。

车子上下来三个人。看来邢主任也过来了。

见到救护车,张三的底气就更足了,巴不得马上给李四还以颜色。可遗憾的是,他人群内人群外结结实实找了个遍,却不见了李四的踪影。

却原来,在两辆救护车呼啸着开过来的时候,那李四见事不妙早已经溜之大吉了。

更多短篇散文

猜你喜欢

更多短篇散文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