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句子
歇后语大全 谜语大全 对联大全 日记大全 作文大全 原文翻译 诗词默写 读后感
快乐句子 > 文学百科 > 读后感 > 正文

红楼梦第五回读后感

2016/03/01读后感

红楼梦第五回读后感范文一

《红楼梦》第五回是一大关目,撮其紧要,原因有三:一则此回为全书谶语式表现手法的集中反映;二则此回写有可卿以云雨之事警宝玉痴顽;第三便是警幻仙姑提出的“意淫”之说。

整个第五回实质所叙的仅是宝玉的一场梦。也是冥冥之中警幻仙姑受宁荣二公所托而安排下的一系列事来警其痴顽。第一件便是在“薄命司”中观看“金陵十二钗册”,意在警告宝玉,闺阁之中个中女子命运原本如此,命中注定,不要痴情于闺阁,自惹烦恼,忘身于孔孟之道。第二件便是“再历饮馔声色之幻”,即“醉以灵酒,沁以仙茗,警以妙曲”,还有以可卿予宝玉,以试云雨,来解迷津。意在告戒宝玉:“仙闺幻境之风光尚如此,何况尘境之情景哉。”总之,近似“黄粱梦”的故事,令宝玉于梦中历尽男女情事,以免宝玉在尘世的痴顽。

我所主要说的是“意淫”一说。“意淫”是警幻对宝玉性格的一个概括,它的意思“可心会而不可口传,可神通而不能语达”,所谓不可“口传”,说简单点,就是很难说清楚,言不尽意。世俗中,沾淫字,“不过悦容貌,喜歌舞,调笑无厌,云雨无时,恨不能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时之趣兴:此皆皮肤滥淫之蠢物耳”,而警幻称宝玉是“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即为“意淫”,再确切一些,只不过是“在闺阁中,固可为良友,却于世道中未免迂阔怪诡,百口嘲谤,万目睚眦”。然而也只是让人懵懂。我觉得,这“意淫”就是指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以自己的贞淫美丑、善恶是非评价标准对人予以判断,不掺杂任何世俗的东西,这种标准是不分贵*、不分男女的。

对待女子,宝玉予以珍爱、怜惜,如撞破茗烟和万儿的事,他反而担心丫头,喊着叫她放心。对待丫鬟,宝玉多以欣赏艺术品的眼光去看待,因为她们玲珑剔透,小巧可爱,宝玉想到的是客观的美,由美便生爱,这种爱不是爱情,只是发自内心的欣喜,赞赏。好比一个人既爱画又爱音乐一样。宝玉惟独与黛玉的爱跟别个女子不同,可上升至爱情,因为他们的精神世界也是相通的,是别的女孩无可比拟的。

对待个别男子,宝玉也会像欣赏女子一样地对待。如对蒋玉函的欣赏,有的学者以同性恋称之,未必有损雪芹的精神境界,也是对自己的贬损。就像宝玉欣赏许多女子一样,他想的绝不是云雨之事,对男子的欣赏当然更不是**的需求了。

宝玉是一个纯粹地生活在自己精神世界中的人,在尘世中的种种表现是庸俗之辈所不能理解的,于世人看来,迂阔怪诡,难免百口嘲谤。这样也注定宝玉最后弃绝尘世。

《红楼梦》第五回读后感范文

仔细阅读《红楼梦》第五回,发现曹雪芹在第五回里暗示自己有过一次精神危机,一次精神嬗变。第五回信息密集,是《红楼梦》之大纲。主要内容有十二金钗图谶、判词和“红楼梦十二支曲;有警幻对宝玉言传身教一番理论,还有曹雪芹简略对自己的精神分析、精神回顾、精神坦露。

这些精神方面的话,曹雪芹不好明说,是借宝玉之梦暗示出来,对应前面第一回楔子,即《凡例》第五条。

我现在把有关曹雪芹精神方面的语言提示出来。二次提到宝玉(雪芹)聪明:“天分高明,性性颖慧”,“聪明灵慧,略可望成”。二次提到天分:“天分高明”,“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三次提到悟:“尚未觉悟”、“或冀将来一悟”,“痴儿竟尚未悟”。二次提到迷津:“此乃迷津”、“只听迷津内响如雷声,有许多夜叉海鬼,将宝玉拖将下去。”多次提到警戒之语:“警其痴顽,或使他跳出迷人圈子,入于正路”,“万万解释,改悟前情”,“快休前进,作速回头要紧!”“设如堕落其中,则深负我从前一番以情悟道,守理衷情之言。”还有其它:“若非个中人,不知其中之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惟心会而不可口传,可神通而不能语达。”

当然,这些语言也可以说是宝玉,但多数人认为,《红楼梦》有曹雪芹自叙传成份,有曹雪芹的影子。特别是第五回,十岁左右的宝玉是没有那么复杂思想的,当有作者托言在内。曹雪芹在第五回“太虚幻境”海网浮标似的点了一些自己精神方面的信息,这是有作者用意的。特别有的信息重复点二三次,结合全书(并作者身世家世)来看,用意就更明显了。

从通部《红楼梦》(前八十回)来看,曹雪芹有意留下了一些不好解说之迷。除凡例楔子明文外,曹雪芹在第五回“太虚幻境”借虚借幻暗含了自己一些信息,这在书中也有交待“你且同我到警幻仙子宫中,将这‘蠢物’交割清楚。”(第一回)

曹雪芹暗示自己的精神状况是三部曲。一、聪明、痴情。“天分高明,性情颖慧”,“聪明灵慧,略可望成”,“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曹雪芹出生于书香门第,贵族之家。由于遗传和环境使然,雪芹自幼聪明,且“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即“多情公子”(多情公子空牵念),且又在裙钗环绕下渡过少年时期,这更“加重”了他的多情痴情成份。“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考较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我之上”“枉入红尘若许年;此系身前身后事”“俱是按迹循踪,不敢稍加穿凿,至失其真。”这几句就是曹雪芹的少年写真。

二、陷于迷津。后来,曹家抄没,曹雪芹十三岁(青埂峰一别,转眼已过十三载矣)脱离富贵繁华生活,随家北归京城。据史料载,这一段青年时期,曹雪芹落魄流浪,四处迁徒,干过多种职业,甚至“放浪形骸,杂优伶中,时演剧以为乐。”③“粉渍脂痕污宝光,绮栊昼夜困鸳鸯。沉酣一梦终须醒,冤孽偿清好散场。”(二十五回)。此时曹雪芹仍然“一技无成,半生潦倒”(三十岁),“竟无一个可以继业者”,“无才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禀性乖张,用情怪谲”(第五回),沉湎于女儿情、“幻情”中,“早把些邪魔招入膏肓了”。“因空见色,由色生情”。曹雪芹聪明有文才,写了《风月宝鉴》一书,此书是讲些“风月”故事,内容是曹家或类似曹家这样大家族发生的事,当然经过渲染夸张想像。这些在第五回都有反应:“此乃迷津”“只听迷津内响如雷声,有许多夜叉海鬼,将宝玉拖将下去。”暗示曹雪芹青年时期经历了一次精神危机。“我实愧则有余,悔又无益,大无可如何之日也!”

三、跳出迷人圈子,着书《红楼梦》。曹雪芹到了约三十岁(半生潦倒),碰到“警幻”(女友——妻子或情人)。“今日与尔相逢,亦非偶然。”两人原来以前认识,警幻云:“设如堕落其中,则深负我从前一番以情悟道、守理衷情之言。”警幻看到《风月宝鉴》是写些“风月”故事,但很有文采,于是警幻对雪芹说:“警其痴顽,或能使彼跳出迷人圈子,入于正路”而今以后,“万万解释,改悟前情”“休前进,作速回头要紧。”恨其不觉悟之再三:“尚未觉悟,”“或冀将来一悟”“痴儿竟尚未悟。”雪芹至此觉悟,喊出“可卿救我”(警幻之幻影)。警幻拿出自己写的《红楼梦》“原稿”(对《红楼梦》的创作建议),“递于宝玉”。警幻知道曹雪芹聪明有文才,能写好此书“若非个中人,不知其中之妙。”她知道雪芹是个中人,深明此调,能“为我闺阁增光。”雪芹顿悟,“灵性已通”跳出迷人圈子,发愤着书《红楼梦》。“传情入色,自色悟空。”

曹雪芹经过这次精神危机,精神发生一次嬗变,“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考较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我之上,我堂堂须眉,诚不不若彼裙钗,实愧则有余,悔又无益,大无可如何之日也!……然闺阁中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之不肖,自护己短,一并使其泯灭也。……亦可使闺阁昭传。”曹雪芹因此以“意淫”为主调,以“闺阁”为主局,创作了一部诗意独艳的《红楼梦》。

从曹雪芹精神三部曲这个角度也可看出第五回楔子凡例为曹雪芹所作。

以上从四个方面探讨了凡例楔子第五回为曹雪芹所作。《红楼梦》是一部特别之书,即是曹雪芹自叙传色彩较浓的一部家族小说,所以曹雪芹在这和正文有区别的三段透露了自己的一些信息,亦在情理之中。了解这些信息,对更好地全面理解《红楼梦》不无益处。

更多读后感

猜你喜欢

更多读后感

随便看看

快乐句子